精华都市异能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ptt-第1595章 這個假設一點都不美好展示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室内,蜡烛的火光被小泉红子咆哮得晃了晃。
池非迟等小泉红子吼完,才道,“抱歉,刚才看你连自己有没有施放魔法都不清楚,才想逗逗你。”
小泉红子看着池非迟的平静脸,突然觉得火气一下子被压了回去,但又没有完全消失,闷得她难受,片刻后,才无力瘫在椅子上,“说吧,你想怎么交流。”
接下来,池非迟拉着小泉红子,开始玄学交流实验。
首先,是两者释放的火焰对比。
特种军医 特种军医
不需要用上仪器,池非迟伸手去碰了两人凝聚出的火球,就能确定自己释放的火焰温度,大概是比小泉红子的两倍。
两者的火焰一开始都比较难扑灭,等燃烧了一段时间后,都可以被水浇灭。
不过相比较来说,他的火焰要顽强一点。
其次,是火焰魔法的释放方式。
小泉红子的火魔法,来自于魔力的转换,在体内调动魔法,通过特定的方法转变成火焰并释放出来。
池非迟的火魔法,来自于体内的火种,由于省去了转变的过程,把火焰凝聚在身体某个部位时,会比小泉红子快得多。
当然,小泉红子对魔法使用熟练,那不足一秒的时间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而在隔空点火时,小泉红子可以延缓魔法转变过程,就像是电脑预设好某个程序、作用于蜡烛上,不需要担心暴露在空气中、使火焰提前引燃,但池非迟的火种火焰,需要从物体媒介中抵达某处,提前暴露在空气中,就会提前燃烧。
“不对啊,”小泉红子丢着手里的火球,皱眉道,“你的火焰温度很高,在桌子里穿梭时,就可以燃烧桌子,既然可以不让桌子烧着而穿过桌子,说明火焰那个时候类似于‘沉眠’状态,那为什么不可以在空气中沉眠?”
“这个问题我考虑过,也找到了解决问题的方向,”池非迟说着,右手握住桌上杯子的杯身,把一缕火焰穿过杯身,进入血液中,“应该是熟练问题,沉眠状态的火焰穿过固体、液体、气体的方式,会有一些微妙的区别,其中穿过固体最简单,液体次之,最难的是气体。”
“嗖!”
杯子里的血液中冒出一团火光,在正中漂浮,烤得血液传出难闻的气味,又很快被血液熄灭。
小泉红子总结道,“也就是说,你现在只能熟练地控制火焰穿过固体再进行燃烧,在液体上还有一些问题,不燃烧穿过气体的方法,目前还没有掌握,对吧?”
“差不多就是这样,”池非迟伸手在手中浮现一团火焰,“尝试多了,慢慢的也会感觉到这种火焰在固体、液体、气体中燃烧的区别,再多尝试一下,应该能够解决。”
“那你自己努力吧,”小泉红子期待问道,“下一个实验呢?接下来实验什么?”
池非迟收起自己手掌里的火焰,伸手浮在小泉红子手掌里的火焰上方,“火焰吸收。”
小泉红子见手里的火焰扭曲了一下,就钻入了池非迟手掌中,神色复杂地确定,“你可以吸收别人释放的魔法火焰?”
“你的魔法不行吗?”池非迟收回手问道。
“当然不行啦,火焰是很强势的攻击魔法,别人释放出来,就是针对自己的攻击,是有熄灭魔法火焰的办法,但……”小泉红子顿了顿,摸着下巴道,“不,等等,我记得禁术魔法里好像有一个办法,可以把别人的火焰吸收掉。”
池非迟手里浮现一团火,伸向小泉红子,“你试试。”
“嗯,你等等……”小泉红子深呼一口气,盯着池非迟手掌里的火焰,伸手,但手指还没靠近火焰,就缩了回去,无语抬眼对池非迟道,“你的火太烫了,能不能弄得小一点?”
池非迟把火焰收回了大半,只留下一丝飘在手中上方。
小泉红子神色再次认真起来,伸手到那一丝火焰上方。
一秒钟,两秒钟,五秒钟……
半分钟后,小泉红子懊恼收回手,“不行,你的火焰我吸收不了,这样不就是说,你在我的火焰魔法里不会受伤,还可以吸收我的火焰,我在你的火焰魔法里绝对会被烤焦,真的很不公平呢!”
池非迟:“吸收完你的魔法火焰,我的火种会恢复得快一点点,吸收普通火焰没有这种效果。”
小泉红子:“……”
自然之子这是在炫耀吗?
直播 間
池非迟见小泉红子半月眼瞥他,解释道,“你有没有想过一个战术?你先释放大规模魔法火焰,灼烧敌人,在你的火焰魔法熄灭之前,我把你的火焰吸收进体内,几乎可以零消耗得把你的火焰转变成温度翻倍的火焰……”
小泉红子明白了,眼睛放光地站起身,“再烧敌人一次?”
池非迟点头,“正确。”
“这样想想就很厉害,改天一定要试……”小泉红子激动着激动着,突然激动不起来了,坐下身,一脸惆怅地端起杯子喝血液,“可是啊,一般人没法让我们烧两次,我就可以烧伤对方,烧东西的话,我的火焰烧不化钢铁,你的也只能把钢铁烧红,我烧一次、你再烧一次,其实效果也差不多,还不如让我用溶解类的魔法,至于教廷呢,他们搞不好会有一些光魔法之类的圣物,你现在只有火焰魔法,对上他们还是太勉强了……”
“你可不要指望我哦,我每次说到去教廷打架,水晶球的预示结果都是我会死得很惨,具体怎么死的,它也没法预示,就像这一次,你有了新能力,我之前一点消息都没有收到,我让它以我的两倍能力去计算,结果也是一样,也就是说,十年、二十年之内,靠我一个人打赢教廷够呛,只能看你的成长了……”
说着,小泉红子又打起了精神道,“不过你的成长速度很快,搞不好一两年后,我们就不用怕他们了!”
“现在也比之前好得多。”池非迟道。
“是啊,”小泉红子一脸感慨地点头,“真不愧是神明的孩子,你这次的成长还真是惊人,在火魔法方面,一下子就超过我了!”
池非迟补充,“如果你被教廷抓住,被火刑处死,我可以去把火焰吸收了,救你离开。”
小泉红子:“……”
这个假设一点都不美好。
“其实,决定成败输赢的,不止是魔法的强弱,还有战术,或者……”池非迟又道,“如果安布雷拉能制造一个蘑菇弹,那很轻松就能解决他们。”
小泉红子无语点头,“也对,普通人的科技还是很可怕的,能杀死他们的,也能杀死我们。”
“普通人不被招惹,不会找我们的麻烦,现在最大的隐患还是教廷,当然,他们也能借助科技武器对付我们,”池非迟顿了顿,看小泉红子的目光严肃得发冷,“在此之前,我想确认一点,教廷里有没有跟我一样的人。”
“跟你一样的……”小泉红子脸色白了白,垂眸看着桌上的杯子,“你会这么怀疑,是因为水晶球测算不出具体的情况吧?可是,水晶球之前也说过,这个世界上,除了你和我,没有其他的……”
“你现在问问水晶球,它还能预知到我的存在吗?”池非迟打断问道。
小泉红子沉默了一下,“不用问了,现在恐怕不行了,跟你有关的事,它能看到的越来越少,我也很难通过水晶球看你平时的生活,可、可是这样的话,不是说明教廷里有一个比你更早成长起来、或许在我出生前就已经成长起来的可怕家伙吗?”
“也不一定是人,”池非迟道,“你也说过,教廷几个世纪前对魔女男巫的屠杀后,收敛了很多宝物,而他们本身也有一些被称之为圣物的、在末法时代没有到来前的东西。”
“这也有可能,”小泉红子的脸色好看了不少,“如果是物品,那就好对付多了,搞不好咱们还可以把他们的东西抢到手,用他们的东西来对付他们,安布雷拉蓝伞有没有收集类似的情报?”
“一直在收集,不过他们使用通讯工具交流的,都不是重要的事,核心人物还在使用人传信这种传统的通讯方式,很难从科技当年收集重要情况,”池非迟顿了顿,神色平静而认真,“派眼线不行,你知道宗教有多可怕,我担心到时候眼线被洗脑倒戈,反而暴露了我们的存在,约书亚或许可以,但……我还不确定他能扛得住曾经信仰的洗脑,现在他们应该没有发现我们的存在,否则以教廷的霸道,早就找上门来了,现在我们在暗,这是一个优势,所以我认为,现在派眼线出去并不明智。”
小泉红子叹了口气,“如果教廷可以和我们和谐相处,我也不想跟他们打起来。”
池非迟拿出一支烟咬住,让一缕火焰传递过去,将烟头点燃,“我又何尝不是。”
宗教发展到一定程度,话事人和高层在信徒之中,会有比帝王更高的待遇,不仅是被恭敬供养着,哪怕要求都多无理,一句‘神谕’就能解决大半问题,也很难被质疑。
可是他对发展宗教确实没兴趣,不然早就把重心转移到自然圣教上了,不会那么丢给约书亚随意发展。
毕竟,世界上有很多普通人对宗教没那么狂热、忠诚,他还是更喜欢搞科技、赚钱,这才是普通人的命脉,实在不行多建两栋楼,那也是实实在在的东西。
只是他们愿意跟教廷和谐相处,教廷未必愿意。
“不过那是不可能,”小泉红子想了想,神色认真地轻声道,“就算我们加入教廷,他们也会让我们认可他们的教义,必须成为他们的一份子,你还好啊,你如果加入他们,说不定会被他们当成最重要的核心,我不行,我绝对不会忘记祖上遭受的灾难,不会加入他们,更不可能承认他们的教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