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大運通天笔趣-第三百二十九章 釣魚閲讀

大運通天
小說推薦大運通天大运通天
看到姐姐的神态,张合欢心中什么都明白了,他也不再多问,省得姐姐尴尬,话题转移到父亲的身上。
张合欣在这件事上表现得却是非常坚决,告诉张合欢,他跟父亲来往是他的事情,自己不会干涉,但是她和妹妹不会跟父亲和解。
张合欢也不好勉强。
乔胜天这次回鹏城是考察一个文旅项目,鹏城北区想要打造一座古城,市里专门去京城水木找专家设计方案,刚好找到了乔胜天,乔胜天也就帮忙联系了一下,换成过去他对鹏城的项目是没有任何兴趣的,主要是因为他父亲在鹏城当一把手,虽然父子关系不好,可也需要避嫌,现在父亲去了省里,乔胜天才决定过来考察。
说起来距离上次他回鹏城已经有六年了,张合欢和乔胜天约在汉城相见。
这里也是央视的外景基地之一,不过规模太小,加上长期维护不善,显得破破烂烂,据说从建成到现在,总共才有一个剧组过来拍戏,也是陈米烂谷子的事情了。
大门口有一个看门老头,目前这里已经不再对外营业,张合欢打着考察的旗号进入其中,他让司机把车停在停车场,那里已经停了几辆车。
张合欢看到其中一辆挂着本地牌照的宝马X5,这辆车过去他见乔胜男开过,心中有些奇怪,难道乔胜男也从首尔回来了?想想也是奇妙,前两天两人一起去首尔,今天都来到汉城,当然此汉城非彼汉城。
好奇地往车内看了一眼,看到乔胜男就坐在驾驶座上,她应该早就看到了张合欢,向他挥了挥手,推门走了下来。
张合欢笑道:“什么时候回来的?也不跟我打声招呼。”
乔胜男道:“昨天,现在首尔有直飞鹏城的航班。”
张合欢点了点头:“你哥呢?”
乔胜男指了指里面:“陪同几位专家考察呢,特没意思,我又不懂那些,所以就在车里呆着玩手机,他说你要来,让我在这里等你。”
张合欢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中午十一点半了,他也是第一次来汉城,比印象中还要破败,有部分被围墙圈了起来,被人承包搞起了洗浴事业,种种迹象表明这是一个相当失败的文旅项目。
“中午哪儿吃饭?”
乔胜男道:“我哥说让你安排。”
张合欢笑道:“行,咱们回市里吃去。”
“就近吧,我知道有个地方能钓鱼能吃饭,我哥什么没吃过,让他尝尝农家菜。”
张合欢道:“也好,我来结账。”
两人这边聊着,看到乔胜天陪着几位专家从里面出来了,张合欢本以为几位专家也要一起,可乔胜天安排人先送专家走了,中午市里领导还有安排,专门宴请专家一行。
张合欢有些诧异:“您不去啊?”
乔胜天摇了摇头道:“没意思,我就是帮着牵个线,以后的事情跟我无关。”其实他是打心底不喜欢那种场合。
乔胜男说得农家菜距离不远,其实是个农家乐,里面有鱼塘,还有散养的鸡鸭,乔胜天看到鱼塘来了兴致,表示要玩一会儿再吃饭,反正做饭还得一段时间。
张合欢去挑了一只芦花鸡,点了几样特色菜。
回到鱼塘边,看到乔胜天刚刚钓了一条足有五斤的螺蛳青,赶紧拿抄网去帮忙。
张合欢道:“这一条就够吃了,一鱼三吃,沸腾鱼,炒鱼片,清炖鱼头。”
摧龍八式
乔胜天道:“鱼塘的鱼不好吃。”
一旁鱼塘老板道:“俺们这鱼塘通外面的野湖,都是湖水。”
张合欢笑道:“这鱼是你养大的吗?”
“不是我还能是你?”鱼塘老板反问道。
张合欢较起了真:“你少蒙我,你们这种鱼塘都是从外面进货往里放,这种鱼也就是过过水。”
“哎呦,那是别人,俺可不干那事,你不信回头尝尝,俺这鱼绝对是微山湖野生的……”一不小心说秃噜嘴了,鱼塘老板也意识到这里距离微山湖远着呢。
乔胜天又钓起一尾鲫鱼,看样子也得有一斤重。
张合欢发现他钓鱼技术不错。
乔胜男用胳膊肘捣了张合欢一下:“你不玩玩?”
张合欢低声道:“没意思,又没有美人鱼。”言外之意是,有美人鱼我可以凑合着玩玩。
乔胜男白了他一眼,这货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乔胜天转过头来:“你不会钓鱼啊?”
张合欢道:“会,但是水平一般,在你面前就懒得班门弄斧了。”
乔胜天道:“会就玩一会儿,没有对比多没劲。”心说你小子还不会打高尔夫呢,一出手还不是老鹰海鸥满天飞,上次把我虐的颜面无光。
乔胜天这个人生性好胜,凡事都想争先。
乔胜男一旁怂恿:“试试呗,说不定能钓上一条美人鱼。”
张合欢看了她一眼,心说美人鱼就是你,当着你哥我还真不敢明目张胆地钓。
找鱼塘老板要了根手竿。
乔胜天道:“咱们以一个小时为限,看谁钓得多,少一斤输一万。”
张合欢笑道:“玩玩就玩玩,当着人民警察的面赌博不好吧?”
乔胜天看了妹妹一眼:“不管谁赢了,钱都给胜男买包。”
乔胜男笑了起来:“你们玩你们的,我什么都没听见。”
张合欢心说左右都是你占便宜,钓鱼他虽然玩过可算不上高手,这里鱼塘也就是十块钱一斤,看乔胜天的水平,自己保不齐要输十几万。
张合欢也不是扫兴的人,跟乔胜天相隔一段距离找了个钓台,乔胜天表示开始。
没多久乔胜天那边就上一条鲫鱼,乔胜男故意来到张合欢身边提醒他:“我哥那边上了一条。”
张合欢看了看自己的浮子,纹丝不动,忽然想起刚刚没下窝子。
乔胜天绝对是个高手,刚刚落竿又钓上来一条足有三斤的鲤鱼,乔胜男蹦蹦跳跳去帮忙。
张合欢撇了撇嘴,不就是我给你买个包嘛,至于开心成这个样子,看了看时间,这才过去十分钟不到,按照这个速度,一中午得输几十万,所以处朋友必须得跟资产地位差不多的玩,这人家乔胜天还是体谅自己没钱,要是一斤十万,自己把公司抵给他都不够。
张合欢的手机响了起来,心中有些激动,看来系统关键时刻给自己推送道具了,伸手去掏手机,一不小心手滑了,手机掉进了鱼塘里。
张合欢这个郁闷啊,赶紧把袖子撸起来,伸手去鱼塘里捞手机。
乔胜天兄妹两人看到这货的狼狈相忍不住笑了起来,乔胜天道:“我还是头一次见人用手机下窝子呢。”
张合欢嘴硬道:“我们鹏城人就兴这个,手机钓鱼。”
乔胜男拎着抄网过来帮忙,不过没等她走到地方,张合欢就把手机捞出来了,用干毛巾擦了擦,手机倒是还亮着,可触摸屏没反应了。手机屏上还有一条信息,百夫长商城最新上架——愿者上钩。
张合欢点了几下屏幕也打不开百夫长APP,手机也关不上,只能放在太阳地里晒着,有道具不能用,这是一种怎样的悲哀。
这会儿功夫乔胜天那边又钓上来一套螺蛳青,这次更大,足有十多斤。
乔胜男都不忍心看了,照大哥这个钓法,一个小时万一弄个百十斤,张合欢不得掏出一百多万?她来到大哥身边小声道:“哥,手下留情,人家可不像你这么有钱。”
乔胜天道:“他版税不少,让他都掏出来帮你买包。”
乔胜男道:“我凭什么让他买,他没那个资格,我有您呢。”
乔胜天意味深长道:“还是我妹疼我。”心想着在慈善晚宴上,妹妹花自己五百多万拍张合欢一首钢琴曲的气魄,坏了,这妮子根本就是胳膊肘往外拐,花自己多少钱都不心疼,可要是给张合欢放点血,她是打心底肉疼。
越是如此,乔胜天的好胜心越强,本来还想弄张合欢十几二十万就收手,这下不让这货掏五十万都不解恨。
乔胜男琢磨着如果大哥再这样钓下去,呆会自己就想办法把他的鱼给放了。
张合欢那边发出一声欢呼,总算开胡了,乔家兄妹举目望去,看到这货钓起了一条昂刺鱼,看那体型一两最多了。
乔胜天这边几乎在同时上鱼,又钓上来一条螺蛳青,又得十斤朝上。
乔胜男赶紧去帮忙,取钩的时候故意装出手上一滑:“唉哟!”鱼从她手里滑落。
可旁边一抄网及时抄了过去,稳稳当当将那条脱钩的大鱼笼入网中,乔胜天早就防着妹妹这一手呢,好你小妮子,让你胳膊肘往外拐,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真以为你哥这么好糊弄。
乔胜男望着哥哥,乔胜天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你去帮他吧,我这边一个人能应付。”
乔胜男知道自己的小伎俩都被大哥给识破了,叹了口气提醒他道:“得饶人处且饶人。”
乔胜天道:“爱马仕新出的包不错,我打算给你和你嫂子每人来一个。”
乔胜男翻了个白眼给他:“我才不要。”
迈着两条长腿来到张合欢那边,看到张合欢跟个大马猴一样蹲在钓台上,忍不住道:“我说你会不会钓啊?”
张合欢道:“我的专业是钓美人鱼,你多重啊?”要是乔胜天愿意,他可以拿百把斤的乔胜男跟哪乔胜天的鱼比比份量。
乔胜男瞪了他一眼:“滚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