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我有一個武道世界 愛下-590.法有元靈看書

我有一個武道世界
小說推薦我有一個武道世界我有一个武道世界
强敌骤然来袭,叶卡捷琳娜没有丝毫废话,立刻张嘴发出极为刺耳的尖叫。
猛一听就像是一个女人在放声尖叫,但这叫声非常诡异。
频率忽高忽低让人脑袋都要炸开的同时,身上还宛如针扎,进而内脏遭受重创变成一锅浆糊。
这是名为《死亡尖啸》的法术,既可以摧毁人的心智,还能通过次声波伤害内脏,是控制型的伤害技能。
面对此等攻击,路遥背后显现三头六臂的虚影,一伸手护住了贝丝母女。
随后肉眼可见的音浪覆盖全场,大部分都集中在路遥身上。
只见他的体表宛如下暴雨时的湖面,接连炸出密密麻麻的涟漪。
但也仅此而已了,这道法术在他面前就像鸡蛋撞上了石头,根本无法撼动分毫。
此时,贝丝躲在心相手掌后面安全感爆棚,看到路遥更是激动的热泪盈眶,赶紧掏出手机上线直播。
【嗨伙计们,这里是贝丝……】
神魔養殖場 黑瞳王
此刻的她衣衫褴褛,满头满脸的黑灰,看起来狼狈万分,但整个人异常振奋:
【超人来救我们了!】
说着话,贝丝将手机对准了路遥。
也正是在这时候,叶卡捷琳娜身上蒸腾起澎湃的血能,化作一道猩红的血色钻头悍然钻过来!
异界几千年没出过雷劫,叶卡捷琳娜没能判断出路瑶的修为,还想着拼一波然后再见机行事。
下一秒钟,路遥打出一式《亢龙有悔》,手掌裹着一层白色气浪轰在来袭的吸血鬼身上。
晴空一声霹雳巨响,场中出现个篮球场那么大的坑,叶卡捷琳娜倒飞而出,砸进一座丘陵里,乱石翻飞。
路遥甩甩手,随意的点评道:“王级魔物,比普通的金身大宗师强一些,但终归也只是金身级别。”
说着话,心相探出手臂将对手捞了起来,举到半空中。
只见叶卡捷琳娜的身体消失了1/3,目呲欲裂满脸难以置信:“你是经历过雷霆洗礼的……半神!?”
心相虚实转换,随心所欲,正是雷劫境才有的标志。
“你很喜欢吃人?那就自己好好体验一下吧。”
路遥说着话,将叶卡捷琳娜往心相的嘴里送,赫然是要让心相吃掉它!
对方当然不干,立刻化为没有实体的血雾想要飞走。
但心相用力一吸,就将血雾果冻一般吸进了嘴里,再吞入腹中。
心相的肚子里隐约传来尖叫,随后鼓出个模糊的人形痕迹,似在奋力挣扎。
心相体内霎时间电光闪烁化作一片电浆,同时还有生死轮转的意志碾压,吸血鬼挣扎的力道越来越弱,逐渐没了声息。
~~~~~~~~~
路瑶故意多费了一番手脚,让这吃人魔物也尝尝被当做食物的滋味儿。
此时,贝丝扶起母亲,向着这边挥手致谢,同时鼓励直播间里的粉丝。
路遥也轻轻挥手致意……就在这时候,地面突然震动起来。
贝丝等人冷不防的跌倒在地,远处的边检站外墙开裂,赫然发生了一场5级地震。
路遥看向西北方向,极远处有高能反应,这场地震只是余波。
“核爆吗?至少在一千公里开外,当量不低呀。”
刚做出推测,王国维就打来电话告知事情原委:
【星盟国使用了一枚2500万吨当量的核弹,爆炸地点在亚特兰大以西,靠近伯明翰】
【但核爆只是损坏了外星人的盔甲,反而激怒了对方……就在我们通话的时候,他已经摧毁了整个伯明翰】
路遥答复道:“我知道了,这就赶过去。”
【路遥先生,如果……】
王国维看着眼前大大屏幕上已经化为废墟的伯明翰。
外星人只用了三拳,就将这座商业金融中心,打的像是被踩了一脚的生日蛋糕。
他沉吟了几秒钟,才继续说道:【如果事不可为,还请您做长远打算,保全自己为先】
话里话外的意思,似乎不大看好路遥。
这也是人之常情,毕竟恐惧始祖表现出来的实力委实太过恐怖。
不过出乎众人意料的是,它现在遇到了些麻烦。
~~~~~~~~~
此时的伯明翰废墟中,恐惧始祖抬手捂着胸口,脸色十分难看。
只见它帅气冷艳的盔甲胸口处有着明显破损。外人都以为是毁于刚刚的核爆,但实际上并非如此。
恐惧始祖手捂着的地方“滋拉”作响,缓缓出现一个熟悉的伤口,正是它苏醒时跟着一起出现的那道。
其中蕴含着一股顽强不屈的意志,正在汲取宿主的能量壮大自身。
“那土著留下的伤势到底怎样才能消磨掉!法有元灵……真该死!”
恐惧始祖心情很差,这伤势其实并不严重,但却宛若附骨之疽怎么也甩不掉,冷不防就会发作。
虽然只能添些小乱,但就像一只苍蝇围着人飞,很烦人。
恐惧始祖调用体内澎湃的、饱含着极度绝望痛苦的心灵力量,瞬间将伤势压制住。
“我需要更多的扭曲灵魂,愤怒、仇恨、绝望……越多越好!利用数量优势将这烦人的苍蝇彻底湮灭!”
心中发狠,恐惧始祖抬手一扬,将一座垮塌的房屋整座掀掉。
只见下面有个地下室,藏着一家4口人。
最年长的男子拿着一把老式霰弹枪,抖若筛糠结结巴巴道:“请、请放、过我的孩子……”
可话还没说完全家就被引力抬上天。
这一幕连日来已经发生过许多次,接下来就是血液被吸干变成干尸的下场。
一家4口脸现绝望之色,其中一个少年握紧手机颤声说道:
都市逍遙邪醫
“恶魔!超人已经来了,你一定会下地狱!”
恐惧始祖闻言,露出一丝饶有兴趣的神色:“叫路遥是吧,我也很期待与他见面。”
说罢,它缓缓的抽干了这一家人的鲜血。
人类屠宰牲畜时,如果出现失误让没能给个痛快,肉就会变得极为难吃。
有人说:这是因为临死前的绝望恐惧渗入了血液导致的。
这样的极端负面情绪,正是恐惧始祖所需要的。
它没有感情,也没有感觉,只有饱含着负面情绪的鲜血才能让它有“存在”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