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秦時羅網人討論-第兩百二十三章 翻船了~閲讀

秦時羅網人
小說推薦秦時羅網人秦时罗网人
“呼~”
紫黑色毒雾瞬间荡漾开来,在明珠夫人的掌控下犹如活物一般向着焰灵姬和紫女扑去,她打算先制服两女再说,至于普通士卒若是被波及了,死了也就死了,她可从来不是心慈手软的女人。
何况她此刻的心情并不好,真当潮女妖这个名字是随便起的吗?
所以出手极为狠辣。
“真当这里还是韩国吗?你个不要脸的女人!”
焰灵姬冷哼一声,掌心发簪旋转,炙热的火焰浮动,随着她的话语声,化作两道火龙对着明珠夫人而去。
明珠夫人凶狠,她自然更凶,除了洛言,谁还能让她吃硬的?
尤其是明珠夫人这个嫁过人的老女人!
“滋滋~”
毒雾瞬间被火焰蒸发,化作滴滴剧毒落下,腐蚀了殿内的地砖,发出刺耳的声响,有点像雪碧落地的感觉~
明珠夫人闻言,目光瞬间冷彻,冷哼一声,不在留手,玉指轻轻挥舞间,似有一股独特的波澜荡漾开来,顿时一股眩晕感向着焰灵姬袭来。
幻术?!
焰灵姬心中已经,一咬牙,释放大招,也不管这处宫殿会不会被烧了,她打算将动静闹大了,让罗网的那些人过来将明珠夫人拿下。
紫女皱了皱眉,终究没忍住,拔出腰间赤练软剑,向着明珠夫人抽打而去。
她终究与焰灵姬关系好一些,岂能眼见着焰灵姬被明珠夫人欺负。
哪怕明珠夫人极有可能和洛言有瓜葛!
那家伙究竟还和多少女人有牵连!
紫女心中有些气急了,美目更是冷了几分,她对明珠夫人可没什么好感,对方在韩国可没有什么贤名,甚至为了满足白亦非的修炼,残害了不少无辜女子。
洛言还真是什么样的女子都敢招惹!
“刷!”
想要她註意到
明珠夫人侧身躲避,赤练软剑却犹如活物一般紧追撕咬。
明珠夫人美目一凝,下一刻不在躲避,内息运转间,紫蓝色的内息化作内力震荡开来,直接将欲把她捆绑的赤练软剑震散开来,同时一道宛如实质的掌印破开焰灵姬的火海对着紫女拍去。
紫女抽剑格挡,却也被这股掌力击退。
明珠夫人趁着这片刻功夫,身形晃动间便是来到了焰灵姬身前,速度极快,甚至没给焰灵姬反应的机会,一把抓住了焰灵姬的脖颈,将其提了起来,美目眯了眯,伴随着火海缓缓散开,冷声道:“他倒是疼你,一点规矩都不懂。”
说话间,便是打算一巴掌对着焰灵姬那张娇俏的脸蛋儿拍了过去,手掌更是有着毒素流转,显然要一巴掌給焰灵姬整整容。
洛言府内留着这个小妖精不就是因为好看吗?
若是她听话也就罢了,既然性格这么野,那留着还做什么?
紫女心中一紧,却根本来不及救援,这潮女妖的实力显然超过两女一个层次。
不过这一巴掌却没有挥的下去。
因为一道身影出现在了明珠夫人身后,气机很强,在锁定的那一瞬间便是令得明珠夫人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她有预感,自己这巴掌挥下去,自己的手臂也会遭到重创。
明珠夫人眼中闪过一抹疑色,并未松开焰灵姬的脖颈,侧身看向了身后。
只见惊鲵不知何时出现在了殿内,一袭素裙却难掩清丽之资,清冷的美目平静的看着闹哄哄的大殿,当然,也盯着明珠夫人。
在其身旁,还站着墨鸦。
惊鲵自然是墨鸦请出来的,这场面只能由惊鲵来制止,他一只无辜的乌鸦能做什么。
“你是?”
明珠夫人眸光微微凝了凝,有些异色的看着惊鲵,紫女和焰灵姬算不上威胁,可眼前这女人却不一样,至少实力方面给,明珠夫人很大的压力,甚至是碾压式的,只是气机,明珠夫人也感觉到了。
“洛言他此刻不在府中,也不在咸阳,前段时日去了阴阳家,你若是寻他,可等待一段时日,我可以让人给你安排房间,你且先住下。”
惊鲵已经从墨鸦口中得知了情况,眼前这女人和洛言这厮也有一腿,对此她有些头疼,却不得不为洛言擦屁股。
你就宠他吧!
“……”
明珠夫人看着惊鲵,一时间没有继续发作,因为惊鲵的实力放在这里。
女子撕逼也得分对象。
明知不是对手还冲上去,那就真的是愚蠢了。
“可以先放下焰灵姬吗?”
惊鲵看着明珠夫人,继续说道,眼神和语气皆很平静。
明珠夫人倒也没有反对,缓缓松开了手,同时看着惊鲵,忽然想到了什么,询问道:“你便是当初跟在他身边的那名女子?”
洛言在韩国的时候,身边确实跟着一名女子,洛言解释过没什么。
不过现在看来,两人显然有了什么。
焰灵姬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有些忌惮的看着明珠夫人,这女人实力确实很可怕,她有点打不过,这让她不由得咬了咬嘴唇,生气。
紫女走到焰灵姬身旁,检查了一下她的身体,发现没什么,心中也是松了一口气,随后同样忌惮的看着明珠夫人,心中有一万个问号,洛言究竟和明珠夫人怎么勾搭上的,都特么杀到家里来了!
韩国夫人的位置都不要了?!
“你是留在府内,还是去外面?”
惊鲵没有多余的话,看着明珠夫人,继续说道。
她本就不是多话的性格,也不喜欢和明珠夫人这种女子过多交流,说话自然言简意赅,听话自然随意,闹事,她可以奉陪,这里终究也是她的家,一个会一直住下去的家。
和洛言一样,惊鲵也不喜欢家里太吵闹。
“自然是府内,我等他。”
明珠夫人美目闪烁了一下,缓缓的说道。
惊鲵微微点头,看向了殿外探出脑袋,有些拘谨的小鱼,道:“给她安排一间院子。”
随后又看向了明珠夫人:
“你若有什么要求,可以交代小鱼,但有前提,不要在府上惹事。”
“……好~”
明珠夫人还是头一次被人吩咐,这种感觉可不怎么好受,但形势比人强,她忍住了,一切等见到洛言再说。
答应之后,明珠夫人的目光看向了墨鸦。
“你现在在为他做事?”
“夫人~”
墨鸦恭恭敬敬的拱手作揖,行了一礼。
明珠夫人轻声的说道:“这里没什么夫人,韩国的明珠夫人过几日就死了。”
假死脱身吗?
墨鸦心中门清,同时明白,明珠夫人这一次是不会轻易走了,不知道洛言顶不顶得住,看着焰灵姬和紫女,他心中有些忐忑有些期待,同时也已经让罗网的人去传递消息了。
这事情只能等洛言回来处理。
惊鲵能压住几人靠的是实力,但问题的本质还得等洛言。
明珠夫人可不是那种喜欢久居人下的女子,哪怕是往日里与洛言相处,她也是在上面的。
何况是面对惊鲵紫女这些女子。
惊鲵的实力可以压住她,但不代表明珠夫人会低头,终究还得看洛言如何处理。
这一个处置不好,估计还得炸。
“不过还得麻烦你给我介绍一下情况,可以吗?”
明珠夫人狭长的眸子扫了一眼焰灵姬和紫女,轻声的说道。
墨鸦盯着焰灵姬和紫女的目光,感觉好为难,他承受了一个管家不该承受的压力,同时也有韩非的感受了。
这都特么什么事!
……
明珠夫人被安排了下去。
惊鲵目光微微温婉几分,看向了焰灵姬,关心的说道:“没事吧?”
与焰灵姬已经生活在一起许久了,往日里焰灵姬没少和小言儿玩,关系自然不一般,算得上是一家人,要不是明珠夫人和洛言有一腿,刚才惊鲵过来就不是赤手空拳了。
“没事。”
焰灵姬抿了抿嘴唇,以往那柔情肆意的眸子此刻有些暗淡,低声道。
任谁被消散欺辱了都不会高兴。
在焰灵姬眼中,明珠夫人和小三没区别,有丈夫的人还勾搭洛言,这种事情在百越之地都很少发生。
不要脸!
还有洛言那个大骗子,又骗了她,说好了外面没几个女人了,这是什么?!
究竟还有几个?!
紫女此刻心情也是有些复杂,洛言当真是一再突破她的认知,在韩国竟然和明珠夫人也勾搭上了,是不是那个时候?
想到洛言进宫给明珠夫人当老师的岁月,紫女心中就一阵无语。
那时候她和洛言似乎刚刚热恋。
洛言还一口一个宝贝的叫着她……就这?!
。。。。。。。。。。。
船翻了!
洛言却还不知道,他此刻正乐不思蜀的享受着快乐时光,甚至还有心情逗逗红莲。
大约在东窗事发的三日之后,一封罗网的加急密信送到了洛言手中,信件内容加密,且标记了很重要的讯息,让洛言极为意外,莫非是六国有异动,亦或者胡人那边出什么事情了?
不然罗网不会用这种最高规格的信件。
很快,信件被洛言拆开了,洛言一脸严肃的阅读了起来,同时脸色也是越来越凝重。
“夫君,可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焱妃看着洛言的面色,询问道。
我的老情人杀过来了,这怎么说?
洛言心中微微有点裂开,一想到明珠夫人已经杀入府内,和焰灵姬紫女大打出手,就一阵牙疼,好在惊鲵还是给力的,暂时镇住了场子,可这只能是暂时的,等他回去,估计还有一场大的。
他现在只有一个想法:韩非!你个狗贼误我!
罗网已经调查出来,明珠夫人是韩非带入咸阳的。
亏他一直拿韩非当兄弟,竟然不帮自己挡住,还背后捅刀子,真不是兄弟。
他倒是从未想过,自己一直在捅对方名义上的后妈。
“出了点事情,不过不算大事。”
洛言心中万般思绪,面上却是稳得一逼,至少得将焱妃稳住,若是焱妃也加入了,那他觉得要出大问题,比如明珠夫人被打残了。
他这鱼塘就真特么是食物链。
惊鲵和焱妃无疑是站在食物链顶端的存在,下面便是月神和明珠夫人,再往下就是大司命焰灵姬紫女等等,底层的小可爱自然是胡夫人之流,这些就不谈了,她们只能被欺负,好在洛言就心疼这些小可爱,把她们藏的很好,至今无人发现。
惊鲵老子无为,与世无争,道法自然,不惹到她,啥也不管。
焱妃坐稳正宫之位,懂规矩的人她就很讲道理,不懂规矩的人,她可以教她们懂道理。
月神算是情人,被洛言拿捏了,没给任何承诺,但偏偏给她一缕希望。
明珠夫人的问题却有些严重。
占有欲太强,属于大鲨鱼,只怕虎鲸之类的王者,但惹急了,也敢拼命的。
打打杀杀多不好,洛言怪心疼的,这伤了谁也不好啊,手心手背都是肉,最关键,增加他哄骗的难度。
好在墨鸦的信件来得及时,他可以稍微操作一下,先花费两天时间把焱妃安抚好了,有婚约在身,焱妃应该会给自己这个机会,至于明珠夫人那边,就得甩锅阴阳家和嬴政了。
得让嬴政给我准备好赐婚的诏书。
这个锅得帮我背好。
洛言为大秦出血出力,嬴政总不能不帮自己一把吧,眼睁睁的看着他翻船。
下面可都是食肉鱼。
“等我一会儿,我交代点事情。”
洛言对着焱妃说了一句,便是拿来了纸张,用密信的格式书写了一封信件,让罗网的人加急送往王宫,要在他返回咸阳之前准备好。
“不惜一切代价,尽快送入宫中,交道赵高手中。”
洛言很严肃的对着罗网杀手吩咐道,表示此事很严重,你们就算跑断腿也得给我送过去。
赵高很会做人,由赵高和嬴政说,此事十拿九稳,之后便是洛言表演演技的时候了,只希望她们足够爱自己!
不过这只能暂时搞定焱妃和婚事,明珠夫人和其他女子的矛盾却有点深了。
想想就头大。
总不能继续装死吧?!
“夫君如此担忧,出什么事了吗?”
焱妃美目有些惊讶,心中有些担忧。
这段时日她还是头一次看见洛言如此行色匆匆。
PS:明天有点事,更新晚点,不过应该能赶得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