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小說 紅樓春笔趣-番八十七:吾兒,皆有大帝之姿,必勝於朕!熱推

紅樓春
小說推薦紅樓春红楼春
“你怎么回事呀?叮嘱了几千几百遍了,见了驸马不能吓坏人家,你倒是答应的利落,刚才恨不能将人砸破脑袋,岂有这般道理?”
旁人不敢埋怨,黛玉却忍不得,不无恼火的责备道。
有她开口,宝钗、湘云、探春等自是接力而上:
“就是就是,姑爷从来都是门前娇客,哪有这般道理?”
“便是有一万分舍不得,还能留到三十不成?”
“长乐都哭了,可见是心疼了……”
好在看着贾蔷的脸色开始变黑,一众女人识相的闭上了嘴,却也过足了瘾……
反派女主的美德
黛玉赶人道:“皇上和铮儿他们去说话罢,晚上御膳时再团圆,左右这次回来,少说也要留半年,有的是功夫……”
眼见李铮等面色一变,就要开口,黛玉凤眼一瞪,道:“若无火车之利,你们只来回往返也不止半年,怎地,本宫留不得你们?”
李铮等登时苦笑,齐齐道:“母后说的算!”
他们却是知道,母后的话,有时候比他们父皇的话还管用。
因为黛玉一旦开口,尤其是当着贾蔷的面开的口,普天之下,再无人能改变……
待重回勤政殿落座后,贾蔷看着李铮等成年皇子道:“西夷一战丧师十二万,宋藩海师游弋于西海之上,西夷们此刻断不敢再南下为乱。他们很快就会担心,大燕的百万大军,兵临城下!”
此言一出,李铮忙道:“父皇,西夷还是留给儿臣们来对付罢。父皇已将他们的羽翼打折,失去了唐藩和秦洲大片殖民地,再加上火器压制,如今的西夷远不如从前强大。虽然还有美洲大陆可以殖民,但那需要横渡一大片大洋,很难大规模移民,资源也不容易运过来。再者,西夷们失去了大片东方的殖民地,资源欠缺,所以加大力度去开发美洲。眼下英吉利和海西佛朗斯牙正在美洲大陆大打出手,也是因为知道此事,儿臣才放松了对西夷的警惕……惭愧难当!”
贾蔷呵呵笑道:“西夷们内部或许厮杀不留情,对外时却容易聚拢成团。也罢,既然朕的皇儿们有志向,那就留着他们的狗头,交给你们来办。想来,你们也想过当如何复仇了?”
李铮道:“父皇英明,的确有所筹谋。儿臣们以为,报此仇不必急于一时,仍要以占稳秦洲大陆为先!眼下西夷们在美洲大打出手,秦洲一败,短期内愈发不敢南犯。儿臣们趁此机会,最多三年,就能彻底横扫秦洲。再能得十六弟赞助三条铁路,积累五年,则可攒出与西夷决一死战之根基!但决战的地点,不在欧罗巴大陆,也不在秦洲,而在美洲,或者,应该称之为汉洲。”
贾蔷闻言,沉吟稍许后道:“大体是没有错的,如今唯一的变数,就是看皇家科学院何时能将蒸汽机船稳定下来,只要能做到依靠大动力蒸汽机的驱动,就能横跨大洋,那么战争基本上就属于天家了,最迟,也将在二十年内结束。最好能在朕和你们手里结束,朕不想将战争留给子孙后代。不过,你们觉得,是不是应该将欧罗巴西夷诸国一并赶绝?”
能和贾蔷共议国事,是诸皇子们多少年来心神往之的事,未想到今日终于实现了。
李铮似是沉思,暂未开口,老二李铆就笑道:“能赶绝自然都赶绝,赶不绝也要将他们都赶去罗刹鬼的地方去。”
贾蔷微微颔首,又听老三李铄道:“最好赶绝!以汉洲为点,进行鏖战!不要一次打光,不断拖延,让西夷们不断的往里添油!”
老四李锋笑道:“欧罗巴西夷诸国丢了秦洲后,绝对无法再承担起丢失汉洲殖民地的损失。欧罗巴不小,但也不大,据说远不及秦洲大,上面却分裂成数十个小国,无论是丁口还是资源,都不足以支撑起他们的贪婪和野心,所以,他们绝不会放弃汉洲。三哥说的对,攻打汉洲的时候,不要摧枯拉朽的杀,每一战最好都是杀一半留一半,胜三场退两场,得给他们希望。”
老五李钧哈哈笑道:“父皇,儿臣等也算是吃一堑长一智……不,算上宋藩那次,已经跌了两回跟头了,总该学着聪明些。往后也不会再拥挤在一起,此次回去后,就开始扩军,分兵。十三弟和十八弟如今是大富豪,且最早就有独立成军的志向。这些年,也是为了……唔!”
话未说完,被一步上前的十八皇子李锴捂住了嘴,却仍闷声哈哈大笑起来。
其余诸皇子们也都大笑,皇十三子李铎有些无奈笑道:“五哥最好戏谑!这些年若不是大哥和诸位哥哥们带着,只我们自己,怕连黑鬼们都要棘手。那些人虽多未开化,可也有狡猾的,水淹七军的招数都能想的出来。”
贾蔷问道:“对于土著,你们怎么处置?”
李鋈闻言挠头道:“大多数还是往北赶,能不杀就不杀,不过还有不少愿意投诚做事的,加起来都有近两百万了,尤其是跟随儿臣等之后,能吃饱饭,人数就越来越多。大哥说,那些黑鬼们可以做些粗苯的活,比如修路。另外大哥还发现,一旦驯服那些黑鬼后,居然会变得十分忠诚,儿臣兄弟几个都养了几个在身边,当猎犬一样。去岁大战中,这些猎犬们都毫不犹豫的拦在儿臣等身前,死了不少……”
贾蔷淡淡笑道:“莫要存侥幸之心,黑奴们对主人自然是忠诚的,但他们本性如何,你们也当看清楚。不看对旁人,只看他们对不同的部落族群是甚么样的态度,就能看出一二来。”
李铭素来不喜黑人,听闻贾蔷这般说,忙附和道:“父皇说的极是,黑奴们彼此间的厮杀,十分惨烈残酷,血腥之极,毫无人性。儿臣总觉着,只能从里面挑猎犬,让一些顺服的做苦力,但绝不能放纵。就好比父皇从来不喜的东瀛人一样,哪怕当初因为彼辈狂悖,反抗天军,东瀛男子已经战死八成,可剩余的两成,也不能轻呼,绝不给他们任何机会。那些人骨子里,就是牲畜。”
李铮似是才回过神来,看了李铭笑了笑后,同贾蔷道:“七弟好丹青,过去那边时也好画几笔,尤好夜色图。不想有一回,正画着传神,不想被身边讨好他的黑奴给吓了个半死,因而深恨之……”
诸皇子们都快笑疯了,李钊笑罢道:“父皇,那些黑奴在夜里有时根本看不清人影儿,除非咧嘴笑,一嘴白牙真真唬人!”
贾蔷也笑了阵,见李铭羞愧的几无地自容,温声道:“老七说的其实在理,黑人可用,可当猎犬,可当劳力,但对绝大多数黑人,不可信。不过,也不必去做屠戮之事。等将来天下太平时,可给予最忠诚的黑奴们一些奖励,譬如在欧罗巴选一处偏僻之土,赠与黑奴们去立国罢。你们还可以保护他们的周全,不许西夷诸国去灭了他们。总之,欧罗巴那边越热闹越好。”
李铮闻言,心下登时了然,笑道:“看来父皇也未想过要彻底铲除欧罗巴西夷诸国,儿臣料想也是,毕竟那要屠杀太多人。再者,就儿臣所知,欧罗巴洲之所以分裂分散成诸国,而不能如汉家天下一样必要大一统,便是因为彼处地形崎岖,多高山分割成一片片平原,又延伸出去诸多岛屿。虽然力量分散,但若果真想赶尽杀绝,也难,总不好花费大气力去搜山摸海。
儿臣想说的是,在未开眼看海外诸国前,很难想象欧罗巴西夷诸国,以区区小国寡民,却能纵横大洋数百年,占据十倍、百倍于本土的殖民地,恣意横行。
他们凭的是甚么?交战多年后,儿臣才明悟过来,他们凭的,便是格物科学之力!这一点,也正是父皇为何当之无愧为万古第一圣皇的缘由!
三 体 2016
湘王无情 眉小新
儿臣几不敢想象,若等西夷诸国将秦洲、美洲还有唐藩、汉藩、宋藩等诸地全部占尽吞噬后,会强大到何等地步!
若无父皇,汉家疆土必将会罹受几千年来未有之大变局,将会遭遇无尽的屈辱和痛苦。
所以,儿臣以为,对于西夷,即便不悉数斩尽杀绝,也要打入欧罗巴大陆,并于彼处至少立三国,行监视分化之用。
另外,绝不允许西夷们的格物科学之术超过大燕,甚至,根本不允许他们再进行格物致知!
在黑森峰
汉洲战争打到最后,他们一定会投降,会认输。
兵临城下签条约时,除了割地赔偿外,废除他们的大学,收缴焚烧他们的书籍,索要他们的科学家,为不可退让的条约。
当然,他们的上帝和圣经,还可以留给他们!”
贾蔷看着一众皇子,不掩满意的高兴笑道:“都长大成熟了,很好。所以朕早早就同你们说过,不要害怕摔跤跌倒,只要能爬起来,并汲取教训,这种摔倒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你们兄长方才说的极好,见识也极深刻,对付西夷最好最长远的法子,便是他所说的这些。若是失去了秦洲、失去了汉洲,失去了他们赖以寄生的殖民地,再被限制了格物科学之术,那么他们的存在,只会永远的提醒你们,莫要忘记仇敌在侧。
至于需要本土做些甚么,你们可以和十六去谈。
至于朕,虽不愿承认,但也不得不承认,朕已经老了。
汉家的江山,终究是要靠你们了。
吾儿,皆有大帝之姿,必胜于朕!!”
诸皇子看着两鬓霜白的贾蔷,无比慈爱的注视着他们,一个个心中唯有无限的崇敬和孺慕之情,齐齐跪地,以谢皇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