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無敵神婿 txt-第六百八十八章 證據分享

無敵神婿
小說推薦無敵神婿无敌神婿
什么意思?
人群安静了下来,就算他们再愚蠢,也能够听得出来,是有人在暗中怂恿他们的亲人来的。
背后还有凶手害死了他们的亲人。
“你们这么说,有证据吗?”有人询问。
“当然有,很多。这些都是才发生不久的事情,我们也不会销毁。”
吴浩然将策划书,转账的记录,剩余的礼品,甚至是很多视频和录音都拿了出来。
这些东西很多,分给了很多人。
那些人在看到证据之后,无不涕泪纵横,怒火中烧。
他们其实一直都不明白,为什么官府已经明确不让来景区,这些人为什么还要来?
特别是死去的很多人,都是平日里比较乖巧听话,甚至胆子很小的。
现在,他们明白了,就是这些别有用心的人,害死了他们的亲人。
梁艳蒙了,对于这些她并不知道。
为了隐藏身份,她很少和组织接触。即便是接触,也是单线联系。
之前还胸有成竹,此刻却慌乱了。
她不怀疑,这是组织能够做出来的事情。
可是她不能够承认,不能够让民众被杨墨带着走。
她隐忍了这么多年,就是为了今日。
一旦失败,她这么多年的隐忍变得毫无意义,就连她自己,也会命丧于此的。
“这些东西,谁知道是不是你们为伪造的?现在科技这么发达,你们想要伪造这些东西,应该不是困难吧?诸位,伪造证据,这可是某些官府擅长的事情。他们为了掩盖自己的真面目,伪造证据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梁艳不停的说着,劝说着众人。
对于她的话,还是很多人相信的。
这些年,他们谁没吃过亏呢?
再者,梁艳说的也是事实。
很多时候,不就是有一些替罪羊被推出来吗?
“对,我们不能够相信他。我儿子,备考了五年,才今日官府系统。可是上个月,他们的领导犯事了,就让我儿子来顶锅,还说我儿子是实习期,什么都不懂,才会犯错。”
“现在我儿子已经失业在家,想要一份工作都难。我女儿又死了,让我怎么活啊?”
大唐医王 草席
一个老妪跌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四周的民众都动容了,纷纷叫骂起来。
只是这一句话,证据好像变的没那么重要了。
吴浩然等人也蒙了,显然是没有预料到,这句话的力量这么大。
杨墨也有些意外,看向了薛慕青。
薛慕青脸色阴沉如水,好像是要爆发一样。
杨墨没有言语,只是挪开了目光。
官府有错吗?或许有吧?可是这和边关没有关系。
两个组织,是没有任何交流的。
就算一定要交流,那也是长老阁负责,他也没什么话语权。
薛慕青会不会爆发,杀一批,全在于他自己。
不过,看这个样子,应该是会的。
吴浩然转过头,请求的看着杨墨。
这么多证据都比不上民众的一句话,他也无能为力了。
说再多有用吗。人家不相信你,有什么办法呢?
这些证据可是足足的耗费了一晚上的时间,他们调动了所有人脉,一夜未眠,才弄到手中的。
杨墨没什么反应,薛慕青却是脸色铁青。
“证据是真是假,只要验证一下,不就知道了吗?在场众人中,有一些技术人员吗?辨别这些东西,总是有办法的。”薛慕青冷冷的说道。
“我会辨别。”
伴随着薛慕青的话语,人群中走出来几个年轻人。
这些东西是真的吗?他们也不相信。可如果鉴别出来证据是虚假的,他们便可以瞬间揭开杨墨的嘴脸。
人群安静了,所有的注意力全部都在这些人身上。
这些人身上的怒意也越发的多了,最后有人更是浑身颤抖起来。
“这些证据是虚假的吧?”有老人询问。
“不是,这些视频和照片都是很真实的,不是合成的。原来我女朋友都被人欺骗了,才到这里来的。我和他马上就要结婚了,如果我不是在忙着加班赚钱,一定不会让他到这里来的。”
说到最后,男人更是泪流满面。
“这些东西也不是临时制作的,上面有一些痕迹,至少可以说明这些东西已经存在几天了。诸位,我们都被欺骗了。”
又有一人大吼着。
愤怒,在这一刻爆发。
医女冷妃
之前,他们只是想要讨一个说法,可是并没有太多的恨意,至少心里面并没有表现出来的这么多。
他们逼迫官府,逼迫杨墨等人,只是想要发泄。
可是在他们的内心深处,也知道官府已经阻止了。
他们亲人的死亡,和自身有原因,他们只是不愿意承认罢了。
可是现在,有人在暗中捣鬼,证明了他们亲人的死亡是被害的。
如何不愤怒,如何不爆发?
“怎么会这样?难道我们真的是被人骗了,被人利用了吗?”
有人在惊呼,愤怒在满意。
没什么不好接受的,这样的答案,反而更加让他们容易接受。
“是的,我们是被人利用的。”
灵堂后面,走出来一些包扎的人。
他们都是侥幸活下来的人,只是很少,也很凄然。
很多人被火焰焚烧的毁容,一辈子也无法修复。
他们的话语更加可信,他们一出现,便牵动了很多人的情绪。
“你们在说谎,你们是不是被他们买通了?他们给了你们多少钱,你们要这么为他们说道?”梁艳大声嘶吼起来。
她知道现在开口很无力,可是她现在不得不开口,不然她会被锤死的。
她的心中也一直破口大骂。
这几年,她一直都是独来独往,甚至不敢和组织联系,不敢展露先进的科学技术。
她隐忍了这么久,却被组织的其他人破坏了。
她真的很想找到这些人,问一问他们都是什么做的,为什么这么一点小事都做不明白。
“事到如今,你还否认,你真是冥顽不灵。你们异族科研室的人,都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吗?”
人群后方传来一声喝骂。
声音很大,足以让在场所有人听得清清楚楚。
杨墨顺着声音看过去,是一个年轻人,实力却不弱,开脉三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