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白骨大聖笔趣-第637章 殺到世間無人敢稱尊!晉安想要殺人但更想救人,準備攻打黑石氏!看書

白骨大聖
小說推薦白骨大聖白骨大圣
接下来的几天,晋安一直留在多杰措和卓玛家休整,这次昆仑雪山神迹之行,既有斩获丰厚,也有新的修行感悟需要时间慢慢沉淀。
高原几大部族在土城里休整几天后,也先后离去,此次几大部族损失都很惨重,尤其是神猴后裔部族几乎全军覆灭在昆仑雪山里,所以都急着赶回部族休整,以及向族内汇报昆仑雪山里的情况。
而每个部族在离开前都会过来跟晋安和老道士主动打声招呼,并主动提出热情邀请,希望能得到晋安的友谊到他们的部族做客,希望他们的友谊能得到吉祥三宝祝福,天长地久。
同时收获高原三大部族善意,这也算是晋安此次吐蕃之行的最大斩获之一吧。
要知道连康定国中央朝廷在吐蕃都没有得到这么深厚的友谊。
晋安与几大部族间的友谊是建立在救命之恩的信任上,只有纯粹的救命之恩,没有参杂两国的利益瓜葛在里面,往往越是纯粹的友谊越能轻易得到信任。
“扎西德勒。”分别前,天神氏那位老者,拉着晋安的手,不停说着扎西德勒感谢话,依依不舍
在昆仑雪山弱水里要没晋安的手下留情,他早跟黑石氏第一勇士多杰和天竺人古瑜伽大师一样被晋安打死在昆仑山里了;在小昆仑虚里要没有晋安不计前嫌,宽仁大度的出手帮助,他的族人下场也会与神猴后裔部族一样惨烈,晋安这一出手相救,不知道挽救了族里多少年轻人生命,让一个个头发花白的阿加阿吉盼到儿子平安回家。正是因为晋安对天神氏的恩惠很大,所以天神氏老者依依不舍拉住晋安不停的说扎西德勒,让晋安以后一定要去一趟天神氏部族,他们要用最隆重的仪式正式感谢晋安和老道士。
晋安也拉着对方的手,不停回应:“扎西德勒。”
看着一老一少拉着手不停说着扎西德勒,这潸然泪下的感人一幕,倒是把一旁的老道士看得有点发懵啊,他怀疑对方的本名是不是真的就叫扎西德勒?
等送走一步三回头依依不舍离开的天神氏族人,黄金家族英姿勃勃的姑娘们,也走过来道别。
这些姑娘们的道别方式很特别,她们性格像女中大丈夫般豪爽,一个个过来拥抱晋安道别,老道士还没从天神氏的满耳朵“扎西德勒”反应过来,这豪迈方式又把老道士看得瞪直眼睛。
嘴里轻声嘟囔:“老道我个娘嘞,这还得多亏了倚云公子不在这里。”
老道士嘟囔完后又撸着嘴角胡须的琢磨道:“莫非倚云公子能预知未来,也会梅花易数、六爻预测卜卦之术?提前知道小兄弟会有这么一劫,所以才会不辞而别,被小兄弟提前气走了?”
黄金家族的姑娘们抱完晋安后,在边珍带头下,这些性格豪爽的姑娘们又挨个去抱山羊道别,在小昆仑虚大逃亡时,山羊一路背着边珍,给黄金家族留下很深刻印象。尤其是毛发雪白的“白牦牛”本来就是雪山神兽,深受当地人尊敬,她们对山羊的尊敬就更重几分了,认为山羊就是雪山天神派来保佑黄金家族的守护神。
看着晋安和山羊都得到了黄金家族姑娘们的拥抱,老道士也张开手臂,结果黄金家族姑娘们弯腰手放胸前,说了句“托切那”,对老道士表达感谢。
醫 女
老道士:“?”
神猴后裔部族话不多,偷偷留下一半不死树树叶藏在羊背上背着的麻布袋里,当晋安和老道士发现时,神猴后裔部族的人早已经远去。
受过晋安恩惠的其他势力,也都在离开前一一过来打招呼。
总之这几天的多杰措大叔家帐篷外,比隔壁的土城还热闹,每天都有人过来跟晋安道别。
反倒是人数所剩不多的高原六大部族里的黑石氏和仇生族,在土城没休整多久,趁人不注意的时候灰溜溜离开了。
这些人是留在冰川林子和土城里,负责接应主力部队的小股队伍,这次进神迹寻宝只有这两家损失最惨重,主力部队全军覆灭,这两家部族的仅剩高层担心会被仇家盯上,所以连夜带人逃走了。
随着西昆仑山事了,精疲力竭的几方势力在半个月里陆陆续续走光,多杰措大叔家门前再次恢复往日平静。
站在帐篷门口,望着远处人去城空,喧嚣数千人一下子空得只剩寥寥几个当地村民的土城,再想起这段时间在西昆仑山的经历,老道士不胜唏嘘,唏嘘完后扭头看向同样站在身边望着土城的晋安:“小兄弟,我们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是先去仁增寺一趟再找削剑?还是直接顺着玉树古道进入康定国西州府,然后回一趟武州府想办法修复两个罗庚玉盘,接着继续寻找削剑下落?”
老道士一直看着晋安。
晋安并未马上回答老道士的话,他一直望着人去城空的土城久久不语,此时的土城里只有几个当地村民在打扫满城的牛马粪便和人留下的旱厕,纵然再怎么差,高原戈壁生活条件艰苦,那里总归是这些当地村民们的家,是他们祖祖辈辈扎根的地方,他们除了继续留下来,再无灵魂的去处。这时,有附近牧民也加入打扫土城、拆掉土城的队伍,帮助当地村民把土城慢慢恢复回原本的平静小村模样。
此时老道士看出了晋安有心事,他安静的站在晋安身边,没有出声打断晋安。
“老道。”晋安忽然开口了。
老道士转头看来:“小兄弟咋了?”
晋安:“我想先去趟黑石氏部族,对留在黑石氏的自在宗余孽和百足人余孽斩草除根。”
老道士愣住。
然后老道士笑了:“小兄弟去哪,老道我就去哪,就算下刀山火海老道也愿意。”
晋安继续望着远处空荡荡的土城,微微摇头道:“这趟去黑石氏,连我也不知会遇见什么危险,恐怕到时候顾不上老道士你,你先留在多杰措大叔这,等我回来找你汇合,然后我们一起去仁增寺拜访完罗桑上师,再顺着茶马古道回康定国武州府想办法修复完整的罗庚玉盘寻找削剑下落。”
老道士脸上表情很坚定的摇头:“老道我知道小兄弟你这次去黑石氏想要做什么,小兄弟说斩草除根自在宗是假,小兄弟是心里一直放不下那些农奴,想一个人闯龙潭虎穴,救出那些农奴的家里人吧……”
“虽然小兄弟一直不说,把什么事都憋在心里,不想让身边的人担心,其实老道我一直都知道小兄弟你心里在想什么…老道我前面就已经说了,就算明知是下刀山火海,老道我也愿意跟小兄弟你一起下刀山火海救人!”
“这不仅是小兄弟你杀死波青时发下的宏愿,也是老道我的宏愿,我们都想救那些苦命人!”
这次,晋安转头看向老道士,面对没有退缩,一改平日不正经样子,面色严肃的老道士,他不再劝老道士:“好,等我将这次小昆仑虚之行的修行感悟都参悟透,再把修为突破后的新《七十二妙法》参悟透,三天后我们一起出发去黑石氏。”
救人容易,救人心难!
黑石氏贵族少年波青最后的话,让晋安一直反复问自己,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他在这个麻木吃人的黑暗时代到底该怎么救人才是对?面对有人把人当众当狗骑,不把人命当人看,他是选择视而不见,还是选择看不惯的出手救人?
一路上他一直反复问自己这个问题。
最后他终于想通!
既然波青拿那些农奴的命威胁他,那就杀,杀到世间无人敢称尊,杀到黑石氏不复存在,杀到再没有一个黑石氏的人敢拿农奴的命威胁他为止。
如果杀一个不够,那就杀两个!攻城灭寨一个黑石氏不够,那就再灭一个仇生家族!
不为别的!
只为他看不惯!
老道士岂能不知单凭一个人攻城灭寨,拔除一个统治者的政权是何其凶险!这等于是孤身独闯龙潭虎穴,这次他们面对的不再是昆仑雪山里的几百人,而是与上万人,数十万人为敌。
作为高原的六大部族,在高原的统治,早已经根深蒂固,大大小小的部落结盟成一个整体,牵一发动全身,晋安一旦攻打黑石氏老巢,等于举世皆敌!孤身一人与高原各大部落开战!
尤其是黑石氏老巢里还有个附佛外道的自在宗,让凶险更大。
老道士一直都很清楚,清楚晋安的意,既想救人也想救起麻木的人心,也清楚这一趟到底有多么凶险,但他依旧主动提出愿意配晋安一起趟这个刀山火海,晋安的意,又何尝不是他的意,两人都想要救更多人!
“小兄弟,这次我们去黑石氏,有很大可能会面对上九面佛,你打算怎么对付这个老魔佛?”既然决定去黑石氏,两人开始商议起详细计划……
晋安目光凛然:“九面佛不会在黑石氏。”
“不管是在西域沙漠,还是这次的小昆仑虚,九面佛都从未露过面,都是他的徒子徒孙在外活动。从这就可以看出来,九面佛寿元即将燃尽是真的,很怕死的九面佛轻易不会出来走动,并且会尽可能减少活动用来苟延残喘,拖延寿命,所以他不会在黑石氏。”
他并非莽撞的人。
这次去黑石氏,早就把九面佛的事考虑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