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言情小說 五胡之血時代 線上看-第1136章熱推

五胡之血時代
小說推薦五胡之血時代五胡之血时代
望着眼前并不算高大的围墙和碉楼,杨万莫此时有些后悔。
他后悔的是,自己应该早一点发起进攻的。
若是在城门还没有关闭的时候,就率领部众发起冲击,说不定现在已经把眼前的这座城镇占领了,毕竟里面的守军是那么的软弱不堪。
“昂白,刚刚的俘虏说,这城中的守军还有多少?”杨万莫转头向身后的一名黑瘦的骠国仆从问道。
这个骠国仆从通晓一些扶南人的语言,算是随军的翻译。
“主人,刚刚那个扶南人说,城中大概有五百守军,刚刚已经被您率军冲锋杀掉了一半,还有大概两三百人,再加上里面的男人,总共不超过一千人。”骠国奴仆昂白说道。
杨万莫闻言,默默的点了点头。
在他们刚刚渡过宽阔的河面,行进了没有多少距离就看到了眼前这座不大的城寨。
城中的守军在发现了杨万莫的几名前锋之后,立刻出动了数百人阻击。
杨万莫将计就计,亲自以自己为诱饵,引诱敌人追击远离了城寨。
随后,隐藏在两侧的白马氐骑兵策马冲出。
素来彪悍的白马氐骑兵先是用弓箭射杀,随后又是以刀枪追杀顷刻崩溃的敌人。
一场儿戏般的战斗,很快就决出了胜负。
出城的守军只有十几个人骑着骏马逃回了城内。
要不是杨万莫他们的坐骑远远不如,也根本不会让这十几个人逃脱。
“早知道这些扶南人这般不堪战,就应该直接杀入城内的。”
杨万莫有些后悔的说道。
“将军,里面的黑夷已经是吓破了胆子了,咱们不如在周围先抄掠一番,再顺便找一些合适的渡河地点?”
随行的部众们也早已经看穿了,扶南国这些黑黑的蛮夷,根本就是一些连骠国人都不如的软弱之辈。
区区一场小败,就已经让他们当了缩头乌龟。
这种货色,跟本不可能阻挡对岸的大军渡河了。
“不可轻敌,这不过是一处小城邑,若是有黑夷主力前来,我们又没有聚合一处的话,人生地不熟的跑都跑不了。”
杨万莫摇摇头拒绝了部下想要四处抄掠的提议。
经过刚才的战斗,杨万莫发现这些扶南人的马匹都非常的优良,简直跟当年在秦陇听闻过的西域千里马一般厉害,不过是甩两下鞭子,就把他们这些白马氐给远远抛开了。
若是遇到了狂飙突进的这种骑兵,自己这些人若不能抱团,只怕是跑都跑不了。
“先去给苟大帅报信,就说这里已经没有强敌,可以尽快渡河了。”
杨万莫安排人回去报信之后,就决定先在敌人城寨外面游弋一番。
如果能搜寻到有价值的财货当然更好,否则的话,也得让城中的黑夷不能外出求援。
不过,虽然城中的敌人没有外出求援,但杨万莫却还是等到了敌人的援兵。
几名在外游弋的部众急匆匆的来报。
“将军,从西面来了一群骑兵,约有两三百骑,另有大股步兵跟从,看起来颇为严整!”
一听到这个消息,杨万莫顿时就一阵惊讶。
他既没有看到围城中有人突围报信,也没有看到升起什么狼烟烽火,敌人的援兵怎么就到了呢?
看来,这些黑夷扶南人不可小觑啊!
“看来不能掉以轻心啊!”
杨万莫很快打起精神,召集部众都聚拢在周围。
若是没有连一个照面都没有打,就匆匆逃跑的话,他杨万莫还做不出这么没胆子的事情。
他已经想好了,若是敌人实在是难啃,那就率部众原路撤退返回,在那里他预留了一些暗哨伏兵,应该可以阻拦追兵。
很快,随着不远处一阵嘈杂的人马嘶鸣,数百名骑兵就出现在了大路上。
“竟然都是些上等良马!”
杨万莫等人远远一瞄,就全都被敌人的坐骑给吸引了。
那些骏马身形修长健硕,真是一如天马一般。
在距离不远不近的位置,那些黑夷援兵也是停住了脚步。
此时,原本一片沉寂的城寨中爆发出一阵阵的欢呼声。
侯 府 嫡 妻
很显然,在看到援兵到来后,先前吓破胆子的扶南人又恢复了精神。
只不过这种精神还没有战胜刚才的恐惧,并没有什么人马出城来与援军形成夹击之势。
“将军,快看!”
一名部将伸手一指,杨万莫看到敌人阵中跑过来一名没有带兵器的骑兵。
瞧着模样,应该是要传什么口信。
随时准备爆发战斗的双方,都是很默契的保持了安静。
当这个半张脸都被胡须遮蔽的扶南人来到跟前,杨万莫又把骠国人昂白充作了翻译。
这个满脸黑毛的扶南使者叽里呱啦一通,表情很是嚣张高傲。
待到他闭嘴之后,昂白立刻向杨万莫转述道。
“这片土地是华氏城的万王之王的臣子、东扶南王公、帕加因总督帕尔米利亚的土地,你们这些丛林里的野蛮人,若是立刻扔掉武器下马投降,便可以准许你们以奴仆的身份为今日的罪行赎罪,以换取帕尔米利亚大人的仁慈宽恕!”
“否则的话,强大的派席尔武士就会用他们的战马踩碎你们的头颅!”
听到这一通不甚通顺的转译后,杨万莫已经是皱起了眉头。
他并不知道什么‘华氏城的万王之王’‘东扶南王公’‘总督’之类的玩意儿是什么东西,但却能听出话语中的狂傲自大。
一些猪狗般的黑蛮夷,竟然也敢说这么狂妄的话。
杨万莫见到敌人人数并不多,决定先试探一把。
若是能讨到便宜,那便是最好。
若是敌人太强悍,那就绝不恋战,立刻后撤实行伏击。
反正敌人的骑兵人数与自己相当,只要敌人上当,胜算也并不是太小。
杨万莫思虑一定,立刻摆出一脸的冷峻。
“哪里来的黑蛮夷,见到王师大军,不仅不乖乖投降,反而还敢口出狂言!”
“来人,给我把这黑毛脸的耳朵割下来,让他长长记性!”
随着杨万莫一声令下,两个白马氐人一左一右把那黑脸扶南人按倒在地。
‘嚓!’
随着两声短刀出鞘一闪,这个黑毛脸的扶南人一双耳朵就落到了地上。
‘啊!!’
被割掉耳朵的扶南使者痛苦的哀号,却又因为强烈的恐惧不敢太动作。
“放他回去,让他带信,那些黑夷今日若是不投降,那就战后把他们每个人耳朵都割下来!”
杨万莫决定先激怒敌人。
帕尔米利亚望着面前鲜血淋漓的奴仆,心中的怒火已经是如同火山一般爆发了。
“这些可恶的野蛮人,我要把他们全都栽到地里,用大象踩烂他们的头颅!”
“我的派席尔勇士们,今日必须用他们的血来洗刷这个耻辱!”
他右手一挥,便下令让身后的派席尔武士们准备开始攻击。
既然那些野蛮人不肯跪求自己的仁慈,那他也不会吝啬自己的残忍。
“我的主人,后面的步兵刚刚赶过来,是不是再让他们休息一下?”一名派席尔武士头领说道。
那些可怜的步兵一路急行,此时刚刚抵达尚未恢复体力。
“区区这么点野蛮人的骑兵,不必等什么步兵了,你直接带领他们冲锋,只要一个回合就足以!”
帕尔米利亚已经是等不及了。
他恨不得立刻就看到那些狂妄的野蛮人被打倒在地。
“遵命我的主人!”
那名派席尔武士首领一想此话也是有道理。
他们这些派席尔武士从下练习武艺,对付人数相当的野蛮人肯定是手到擒来。
“所有人听令!”
“准备随我进攻!“
我的1978小農莊 名窯
随着几声令下,大约两百名强壮的派席尔武士立刻做好了进攻的准备。
与此同时,不远处的杨万莫也已经是看到了敌人的动向。
“呵呵,这些黑夷竟然颇有些气势。”
他看到敌人骑兵行进布阵颇有些章法,不是那些只会一拥而上的山贼土匪。
“宋奴,带一队人马先去招呼一下,不可让他们如此从容的列阵。”
杨万莫向身后的次子杨宋奴命令道。
“遵命,大人!”
杨宋奴毫不迟疑的应声领命。
随后他便率领十几个骑兵迎着敌人冲了上去。
疾驰的骏马开始的时候直冲敌人正面,但是随着距离的接近,却忽然向着敌人的左翼掠去。
双方的距离很快就接近到了几十步。
杨宋奴率先射出了第一箭,其余人紧随其后纷纷弯弓疾射两发。
“嗖!”
“啊!!”
随着弓弦声落,对面的扶南人阵中发出了几声惨嚎。
几乎只有一件厚硬黄麻袍子的扶南步兵,根本没有什么抵抗的可能。
杨宋奴率领骑兵如此反复三次,当扶南人阵中试图用弓箭反击的时候,他们已经是又跑到了正面的位置上。
这些弓马娴熟的白马氐骑兵看到敌人反应很是迟钝,纷纷直接把羽箭射向了正面的骑兵阵中。
仅仅是一次掠过,就有数十支羽箭落下。
‘啊!’
这些派席尔武士哪怕有甲胄保护,也根本没有办法做到无死角的防护。
很快就有两个倒霉蛋被射中,其中一个被直接射中了眼窝,当场就是扑倒死掉了。
“这些野蛮人,究竟是哪里来的,竟然能这么熟练的骑射!”
帕尔米利亚看到十几个‘野蛮人’骑兵,就已经把自己的军队闹的一阵混乱,心中的震惊简直是无以言表。
在他的印象中,那些东方丛林里的骠国野蛮人,根本就是很少有骑兵,就算是有一些矮小的马匹,也不过是一些跟驴子一样的驮马,根本没有什么骑射啊。
瞧着这些野蛮人娴熟的骑射技艺,帕尔米利亚脑海中想到了西北草原上的那些贵霜人。
“没有时间浪费了,立刻开始进攻!”
帕尔米利亚催促着下令进攻。
他手下的派席尔武士们可没有什么厉害的骑射水平,他们擅长的都是用长矛和刀剑冲锋。
这才短短一眨眼的时间,己方的损失就已经让帕尔米利亚很是愤怒了。
“遵命,我的主人!”
负责领兵的部属立刻就是摆开了立刻冲杀的架势。
眼看着面前的敌人已经做好了冲锋的准备,杨宋奴等人却是根本没有撤退的意思。
帝豪老公愛上我
杨宋奴已经是看出来了,眼前的这些黑啦吧唧什么扶南国骑兵,也不过是比酒囊饭袋强一点罢了。
“竟然连骑射都没有什么人,马上的武艺肯定也不过是寻常。”
杨宋奴率领部下又是左右呼喝骑射,很快就在两侧的步兵之中造成了不小的混乱。
又是一声号令响起,此时扶南人的骑兵终于是开始催动出击了。
杨宋奴见状,也没有直接撤退,而是直接转到了左翼,想要从侧面继续射杀。
一群派席尔贵族武士们,也终于是忍受不了,十几个人脱离了队列,向着杨宋奴他们直接冲杀过来。
“找死!”
“嗖!”
杨宋奴不屑的嘲笑道,随手就是回身一箭,当先的一名派席尔骑兵坐骑中箭。
吃痛的骏马发狂了起来,把马背上的主人竟然掀翻了。
那名高贵的派席尔武士左脚被皮革的马镫缠住,狂奔的骏马把他倒拖在地上。
凄厉的哀嚎声中,这名派席尔骑兵的性命多半是难以保住了。
随后,这些白马氐骑兵又是几发速射,刚刚还心火高涨的派席尔骑兵就全都铩羽而归。
“冲,冲,冲上去!”
“踩死这些该死的野蛮人!”
帕尔米利亚又是一阵焦急的催促着。
他们的战鼓也是受到了梵天神的祝福一般,发出了令敌人胆寒的节奏。
帕尔米利亚向前方望去,那些派席尔骑兵已经全部投入到了这次的冲击中。
早已经把一切看在眼里的杨万莫,此时也已经陷入了沉思。
“这些毫无胜算的蠢蛋!”
“今天我也要冲杀,这可能是最后的可能。”
杨万莫刚刚已经发现,这些扶南人的骑兵跟本没有什么骑射。
没有骑射的技艺,也就是很有可能意味着不能有双手操弄长兵的本领。
在疾驰飞奔的马背上双手用兵器,跟单手用兵器的骑兵很难抵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