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逐道在諸天 愛下-第五十章、三教合一的構想閲讀

逐道在諸天
小說推薦逐道在諸天逐道在诸天
故地重游首阳山,李牧内心是崩溃的。不知道发生了啥,他这位低调的吃瓜群众被太上圣人给盯上了。
美其名曰:太上圣人近日欲开讲大道,邀请他这位玄门武道之祖过去。
这个说法,反正李牧是不会相信。或许讲道是真的,但是邀请他过去绝对不可能是为了听道。
封神杀劫正进入到关键时刻,眼瞅着就要四圣汇诛仙,太上圣人哪里有闲功夫讲道?
当然,洪荒世界的时间不值钱,圣人的时间观念和普通人可能不一样。以他们漫长的寿元来说,过上千儿八百年也可以算是近日。
到时候封神杀劫早结束了,估摸着太上圣人也有了闲工夫,开讲一次大道也并非没有可能。
只是这种特殊的小灶,给玄都那位唯一的人教嫡传还差不多,哪里轮得到他这个外人?
盘点了一下,在封神杀劫之中的所作所为,李牧发现自己完全可以称得上——安分守己。
丢给姬昌一份治国经验做参考,那是他这个人族前辈在提携后进晚辈。作为人族大贤者,这么干完全没有毛病。
提醒姜子牙、拆穿陆压的算计,那是为了三教和谐,不能让外人给算计了去。
后面追杀陆压,那就更不是事了。太上圣人可不会在乎一妖族太子的死活,何况还没能够杀死陆压。
食戟之最强美食系统 潇潇羽下
除了这些之外,那就只有他捣鼓出来的神秘大阵。动静搞得那么大,被圣人觉察到也不是什么好奇怪的。
想到了这里,李牧悬着的心突然落了下来。未知才是最可怕的,洞悉了事情的真相反而不再可怕。
最关键的是:李牧搞出来的所有谋划,都没有损害到太上圣人的利益。
作为玄门武道之祖,李牧也是有几分牌面的。在没有利益冲突的情况下,圣人也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对他出手。
跟着童子的脚步,来到太上圣人的居所。眼前的一幕,令李牧非常的无语。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恐怕谁也不敢相信,高高在上的太上圣人,现在就宛如一个避世的隐士,玩起了躬耕于田园。
当然,同样是耕于田园也大有区别,普通隐世那是种菜、种花,太上圣人种全都是灵根、灵药。
除了一个古朴的茅草屋,前面有一张石桌之外,四周就算是先天层次的灵物,让土鳖的李牧大开眼界。
莫说和这位土豪圣人比,就连同洪荒一众大能比,李牧也是最穷的一波。
没有法子,谁让他崛起的时间晚呢?不仅错过了瓜分洪荒的黄金时代,就连白银时代都没有赶上。
待李牧修为拿得出手,洪荒世界之中稍微上档次点儿的灵宝、灵物,都已经有主了。
作为一名有节操的有为修士,李牧干不出杀人夺宝的事儿,所以家底一直都积攒不起来。
“见过圣人!”
朝着眼前的老者行了一礼,李牧收回了羡慕的目光。这里是圣人道场,当着圣人的面流露出太多的表情可不是什么好事。
“太华师弟请了!”
顺着太上圣人手指的方向落坐,原本空旷的石桌之上,不知何时多出了几碟灵果。
光看卖相,就知道这些灵果不同凡响。丢到外界去,都能够引起一场杀戮。
不过两人的目光都不在灵果上,修为到了他们这种境界,几乎所有的灵果都丧失了作用,只能满足一下口腹之欲。
“想必师弟已经猜到,贫道这次邀请师弟过来,主要是为了封神杀劫。
杀劫演化到现在这一步,截阐两教势如水火,无论谁胜谁负,玄门都会损失惨重。
不知师弟可有妙策,避免我玄门的损失?”
太上圣人说完,锐利的眼神凝视着李牧,仿佛要将他看穿一般。
被盯得头皮发麻,李牧知道今天要是不拿出点儿干货,怕是不是那么容易过关。
“圣人,此事怕是无法避免。截阐教义相冲,决裂是不可避免的。这次神仙杀劫,只是将两教的冲突给提前了。
大道修行注定只属于少数人,神仙杀劫既是劫数,同样也是机缘。
强者之路从来都没有一帆风顺,血与火的淬炼,只会让三教弟子更好的成长。
绝宠鬼医毒妃 魔狱冷夜
只要将冲突层次限定在准圣之下,实际上对我玄门造成的损失,并不会太过严重。”
李牧试探性的说道。
大道难求,玄门三教弟子众多,可要说有希望证道混元的,却是寥寥无几。
对一方教派来说,人丁兴旺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还是实力。
一尊混元修士,就超过所有门人弟子的价值,这不是靠数量能够弥补的。
不过对眼下的玄门三教来说,这些话纯粹就是在扯淡。一个个都是三尸未斩的小修士,谈混元大道完全就是在痴人说梦。
封神杀劫的淬炼,能够诞生出几尊准圣,那都是撞了大运。
只见太上圣人摇了摇头:“太华师弟何必卖关子呢?你应该知道将冲突层次限定在准圣之下,并不具备可行性。
截阐两教的弟子多不成器,并没有领悟大劫的真谛。这场杀劫的最后收尾,免不了还要我辈圣人出手做过一场。
师弟连善后之事都开始准备了,继续在贫道面前装糊涂,怕是有些说不过去吧?”
被拆穿了,李牧也不恼怒。自己在装糊涂,眼前的这位圣人,又何尝不是呢?
夹在两个弟弟之中,太上圣人同样非常的为难。手心手背都是肉,甭管是支持谁,都有可能影响三清之间的情分。
“红莲白藕青荷叶,三教本来是一家。圣人若不想为了截阐纷争头疼,不如劫后将三教合并在一起算了。
玄门再怎么衰落,也是洪荒第一大势力,这是不变的事实。
若是能够三教合一,甭管现在的损失有多大,都能够稳住阵脚。
三教弟子陷于杀劫之中,也只是上了封神榜,并非烟消云散。
有这些人在天庭任职,未来的传道不仅不会受影响,反而会更加顺利。”
李牧硬着头皮说道。
眼前的情况非常明显,太上摆明了有合并三教之意,现在只是借他之口说出来。
原因非常简单,对无为的人教而言,合并就合并好了,反正他们也没几个弟子。
搁在家大业大的截阐两教就不一样了,经过了这波神仙杀劫,不光门人弟子接受不了,原始和通天两位圣人心里也会有疙瘩。
太上圣人不好开口,只能由外人提出建议,李牧非常不幸的被抓了壮丁。
事实上,李牧并看好三教合并。没有别的原因,内部矛盾太过严重。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封神杀劫之中损失最大的是截教。可是将时间拉长之后,情况就会发生变化。
截教弟子成器的虽然不多,但通天圣人对他们一直都是一视同仁,众弟子的归属感超强。
就算是上了封神榜,对师门的归属感也不会降低。师门若是有事,这些人都会尽心尽力去办。
相比之下,阐教就悲剧了。门人弟子跟脚深厚不假,可光十二金仙内部都分成了好几个小团体,谁也不服谁。
三代弟子对师门的归属感看似不差,可耳闻目染的都是师父师伯师叔们的各种算计,心思多点儿是必然的。
伴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终归会发现自己是师长们推出来替劫的,到时候还能剩下几分师徒情谊,谁也说不清楚。
到时候莫说是替师门效力,不故意给师门扯后腿,那都算道德高尚。
在这种背景之下,三教合一之后人间界的道统不可避免的被截教一脉主导,可偏偏上层掌权的却是阐教一脉居多。
截教一脉不服阐教领导,阐教大能也不会尽心为截教一脉道统提供帮助。
拼凑起来的三教合一,看似声势浩大,可因为内部矛盾太重,势必会影响这个团体的战斗力。
当然,知道归知道,李牧却不准备提前拆穿。
这些问题也并非没有办法解决,只要阐教安抚好门人弟子,化解三代弟子心中的疙瘩。
或者说截教多保留几分元气,在新的教派之中拥有足够的话语权,都可以将纷争压制到最低。
“太华师弟言之有理,不过三教合并之事,还需要从长计议。现在我们还是聊一聊你的大阵吧?”
太上圣人突然转移了话题,李牧微微一愣,随即就明白了过来。
截阐两教弟子正在厮杀之中,现在显然不适合谈合并之事。真想要三教合一,起码也要等仇恨淡去之后。
……
“兵戈剑戈,
怎脱诛仙祸?
情魔意魔,
反起无名火。
今日难过,
死生在我;
……”
望着杀气森森,陰风飒飒的诛仙阵,阐教弟子毫不犹豫的选择先认怂。
吃一堑,长一智。
杀劫进行到现在,阐教众仙提起截教的阵法就头疼。就算是最普通的阵法,在截教弟子施展出来,都会令大家胆寒,何况是大名鼎鼎的诛仙剑阵。
拿炮灰试阵都不需要。死在别的阵法之中,大不了上封神榜;陨落于诛仙阵之下,想要上榜都难,大概率会魂飞魄散。
榜单还没有填满,现在可不能浪费。
焚香沐浴恭请原始圣人降临,怎奈这个时候通天教主也跟着出现在了战场上。
原始圣人叹了一口气后说道:“通天,你不该来!”
看得出来,原始的兴致不高。眼前这一幕,显然是他不愿意看到的。
兄弟对决,怎么看都是一场悲剧,何况这一波还要联合外人。
通天故作冷漠的说道:“二兄,无需多言。大道相左终归会有这么一天,现在就看我们谁的手段更胜一筹了。”
打量了一番诛仙剑阵,原始终归还是熄灭了独自闯阵的念头,将目光投向了太上圣人。
“唉!”
长叹一声之后,太上直接进入剑阵之中,缓缓说道:“道祖有言:诛仙剑阵非四圣不可破,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三弟的阵法大道已然大成,可惜终归是成也诛仙,败也诛仙啊!”
似是而非的话,搞得一众围观者云里雾里。除了当事人之外,李牧也猜到了几分。
诛仙剑阵虽然厉害,可终归只是外物。借助外物将阵法之道修炼到混元之境,接下来要做的就是从外物之中走出来。
显然,现在的通天圣人对诛仙剑阵情有独钟,没有丝毫走出来的想法。
或许神话之中,诛仙剑阵被破之后,通天圣人没有立即收回,就是为了让自己走出诛仙剑阵的影响。
说话间,太上圣人已然施展了一气化三清,身影一分为四直奔四剑而去。
眼前的一幕,让一众围观的大能叹为观止。太上分出的三道虚影,竟然也出现了混元气息。
“来得好!不过大兄,光这些可不够!”
通天豪气的说道。
谈笑之间,仙风阵阵滚尘沙,四剑忙迎影乱斜,散发出无尽的杀意。
在漫天剑气的攻击之下,虚幻的三道人影很快就烟消云散。虚的终归是虚的,不可能和真正的混元修士相比。
在一气化三清被破的瞬间,太上圣人已然从大阵之中跳出,仍然是风采依旧,丝毫不见气馁。
在诛仙剑阵之中来去自如,道祖坐下第一圣人的名头,太上也是实至名归。
“三弟,现在收手还来得及。周兴商亡乃是大势,何必要逆天而行呢?”
太上圣人劝说道。
这是实话,人道已经发起了革鼎,大商属于即将被时代淘汰的垃圾。
在这种背景之下,同商王朝站在一起,纯粹就是在自讨苦吃。
“大兄不必多言,截教奉行的就是截取一线生机,尽管眼下大势对商王朝不利,我也只能勉力一试。
若是见风险大就放弃,如何能够体现截之大道的精髓?真要这么干了,我恐怕就要道心有缺。”
薄少的野蛮小娇妻 小说
待通天说完,太上和原始苦涩的对视了一眼,瞬间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树活一张皮,人活一张脸。
作为圣人,同样也是需要顾忌名声的。本来以大欺小,就容易受人非议,何况现在还要联系外人。
可不这么干又不行,谁让诛仙剑阵太过难缠,他们两人破不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