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小说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線上看-第1628章 柯南的噩夢熱推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回神后,柯南无语道,“只是想验证一下我的推理对不对,知道你利用我,真的很不不爽耶,还有,我总怀疑你在那些时候会在背后偷偷笑话我!”
“我笑话你一个小孩子做什么,”池非迟反问了一句,看向柯南前面的酒杯,“是不是能把酒杯还给我了?”
“你这就是承认了,对吧?”柯南探身把酒杯推到池非迟面前,“我还有一件事想不明白,想从你这里得到答案,你又不缺钱,为什么还要去做赏金猎人啊?警方这方面的经费都被你拿光了吧?”
“你不必心疼警方支付的酬金,”池非迟拿起杯子,垂眸喝了口酒,“每年真池集团都会给司法体系一大笔赞助金,支付那些钱绰绰有余,还能剩下不少。”
柯南一时无话可说,“那……你是缺钱吗?”
捋一捋,真池集团的主事人,是池非迟的老爸,每年往司法体系中送一大笔钱,而池非迟这边,又以赏金猎人的方式去拿报酬,实际上,也相当于是儿子从自家老爸那里拿钱,没毛病。
对于警方来说,剩下的就像是支付给他们的托管费一样,而且还是高价托管费,也不亏。
“不缺。”池非迟道。
“那就是像次郎吉大叔一样,平时太无聊了,想做点有挑战的事吗?”柯南化身好奇宝宝,“你父母知道这个吗?”
“你不是说有一件事想不通吗,”池非迟道,“我已经回答你了。”
柯南一噎,知道池非迟这是不愿意跟他说了,忍不住顺着话题激将道,“你跟你父母的关系真的没问题吗?你平时好像都不怎么说起他们的事。”
“我也从来没听你说过你父母的事,”池非迟一脸平静地回敬道,“你跟他们关系不好吗?”
“我……”柯南一噎,他不可能说工藤新一跟爸妈相处的事,那样容易暴露身份,特别是认识他爸妈的池非迟,那更不能随便提,不然池非迟说不定会跟他爸妈对上号,而他老妈易容过的‘江户川文代’又根本不存在,他怎么可能有故事可说,“没有啊,我偶尔也会提的吧,只是你不在场而已。”
池非迟又喝了口酒,“我也是一样。”
柯南没再继续这个话题,“对了,我腹部不小心中弹、你抱我出山洞那一次,我看到你面具上眼睛部位没有开孔,起初我还以为七月是盲人,现在想想……是你在面具下装了夜视仪器吗?”
如果池非迟可以在山洞里摸黑打架,怎么想都……离谱,不太可能。
“我没义务回答你所有的问题。”池非迟道。
柯南幽怨盯着池非迟。
他还有很多问题想问。
比如,池非迟到底是用了什么办法,才让那些被抓住的罪犯完全不知道七月的信息的?其他人不说,神海岛那两个宝藏猎人说什么海怪之类的,他就不信,不会是被池非迟下了迷幻药了吧?
不过以池非迟的性格,他觉得自己再纠缠也不会得偿所愿的,池非迟这家伙不说的时候,是真的滴水不进,套话没用,激将法没用,三两句下来,说不定还会把他坑进去。
池非迟无视了柯南幽怨的目光,提醒道,“别在外面乱说,想七月死的人可不止一个两个。”
“知道啦,”柯南无奈放弃盯下去,跳下椅子,往客厅里走,“我去洗澡。”
算了,池非迟不说就不说吧,他可以自己挖。
“不打游戏了吗?”池非迟问道。
柯南伸手拉开玻璃门,语气带着别扭的小情绪,“不打了。”
“睡衣在床上,热水自己放。”
池非迟叮嘱了一句,没有跟过去。
其实名侦探说的没错,
柯南进屋后,一阵冷一阵热的体验被屋里的空调暖意驱散,进自己那个房间拿睡衣,看到床上的布置,有些无语。
池非迟这家伙还真把他当小孩子照顾,不过他又不是女孩子,床上就不用放玩偶熊这种东西了吧……
等柯南洗完澡,池非迟才把酒喝了一半多,没打算继续喝下去,去厨房把酒倒了,洗了杯子。
柯南出浴室后,发现池非迟在厨房洗杯子,探头看了看,忍不住提醒道,“喝过酒最好不要泡澡哦。”
“我知道,”池非迟把杯子倒放在架子上,转头问柯南,“明天早上想在我这里吃早餐,还是出去吃?”
“不麻烦的话,在这里吃吧。”柯南觉得自己的立场在美食下再次动摇,更不好意思纠缠池非迟问七月有关的事了。
“那我把黄豆泡好,”池非迟转身去翻橱柜,“你先睡。”
“是……池哥哥晚安。”
柯南乖巧笑了笑,乖乖回房间。
关门,上床躺好。
唉,他算是明白了,什么叫吃人嘴短、拿人手短,受人照顾太多,说话都硬气不起来……
……
夜色渐深,厨房和电器电源被相继关闭。
池非迟睡觉前,打开柯南的房间门,见柯南似乎已经睡着了,又轻轻合上门,关了客厅的灯,带上非赤回房间。
小美穿墙进厨房,发现池非迟收拾得很干净,有些失落地继续穿墙,飘进柯南房间。
例行检查而已。
主人已经看过了,那就算柯南踢被子,也应该被主人……
哎?!
外面的灯光穿过窗帘缝隙,在床上投下一道细长的光柱。
昏暗中,柯南躺在床上,一只胳膊和一条腿已经伸出了被子。
床上的玩偶熊也被踢到了一边,不过某个名侦探睡得太沉,浑然没有察觉。
梦境里的清晨,晨曦初明,空气微凉。
他在池非迟家里吃了早餐,想起还没有收拾去米花森林玩的随身物品,搭了池非迟的便车,让池非迟送他回侦探事务所收拾东西。
毛利侦探事务所楼下,红色雷克萨斯SC停在路边。
“要我送你上去吗?”
他打开车门时,听到池非迟问了一句,回头看到池非迟和以往一样平静得有些冷淡的脸,也习惯了。
“池哥哥不跟我们去米花森林吗?”
“我跟博士说过,这一次就不去了。”
“那我先上去了~”
他应声后下了车,关上车门,走上楼梯。
往楼上走的时候,他还琢磨着,小兰要是想起他今天要跟大家去米花森林玩的话,应该会帮他把背包收拾好,至于大叔就别指望太多了,估计才刚睡醒没多久,正坐在三楼餐桌前,睡眼惺忪地吃早餐……
到了三楼,踮脚开了门,里面却静悄悄的,没有坐在餐桌前的大叔,也没有探头笑着跟他打招呼的小兰。
“是在波洛咖啡厅吗……”
在合上门的一瞬间,他突然察觉到不对劲,凉意沿着脊椎往头顶蹿。
他下车的时候,路上和波洛咖啡厅静悄悄的,没怎么留意有没有人在店里,但……
今天是不是太安静了?
迟疑了一下,柯南放轻脚步往楼下走,楼梯尽头,外面的街道上,他还能看到红色车子的一角,心里疑惑。
池非迟还没走吗?
路过二楼时,他突然听到二楼隐隐有电视节目的声音,顿时松了一口气,上前踮脚开门。
原来叔叔和小兰在二楼啊。
“咔擦。”
“叔叔……”
门开了,屋里的电视机还在播放节目,桌上的咖啡杯也还冒着热气,却没有一个人在。
“小兰姐姐?”
在他关上身后的门,四处打量,准备分析一下大叔和小兰去了哪里时,门后突然传出轻微响动。
他刚转身打开门看了看,发现外面没人,而楼下池非迟的车子似乎已经离开了,不由失笑叹气。
吞天帝尊 小说
神经过敏了吧。
波洛咖啡厅可能是今天正好停业,大叔和小兰说不定是去附近便利店买东西去了,他先收拾一下东西……
敦煌賦
“咔。”
关上门,柯南刚转身,就看到琴酒在眼前放大的脸。
黑色的帽子压住银发,在银发缝隙间,一双阴鸷的眼睛死死盯着他,似乎很满意他因惊吓而发白的脸,嘴角带着戏谑的冷笑。
在他没反应过来之际,一只大手捂住了他的嘴,琴酒凑近他,眼里也带上戏谑的冷意。
“好久不见了,工藤新一,不……现在应该是叫江户川柯南吧?没想到你居然变小活了下来啊……”
那只手抓紧他往上提,他怎么挣扎都挣扎不开。
怎么会这样?他的身份怎么会曝光?
伏特加站在琴酒身旁,黑色墨镜下,嘴角带着笑意感慨,“真是让人吃惊啊,大哥。”
他身后,一个脚步声停在门后方,嘶哑涩耳的声音从门后传出,“多余的人已经解决,毛利小五郎和毛利兰回来了……”
“先把人放下来再解决吧,在大街上动手说不定会引来麻烦的,”琴酒冷声说着,将他转而面向门口,在他耳边低语,“睁大眼睛看着,看看和你扯上关系的人,会迎来什么样的命运……”
他能够通过门上的磨砂玻璃,看到一个黑影往楼上去。
屋外,小兰和大叔上楼的脚步声和说话声也逐渐清晰。
而屋里,电视机还响着七夕活动的广告声,伏特加已经拿出手枪,将子弹上膛,对准了磨砂玻璃外出现的两个人影。
他怎么挣扎都挣扎不开琴酒的钳制,无法发声,挥舞的手脚只能触碰到空气,也只能看着对准外面的枪口……
“小兰——!”
最后时刻,柯南大喊一声,从睡梦中惊醒,猝然坐了起身,把想帮忙拉被子的小美吓了一跳,嗖一下飘走。
柯南察觉眼前有什么东西闪过,也没来得及留意,坐在床上急促呼吸着,缓和梦里带来的窒息感,缓过来之后,发现房间不太熟悉,抬眼打量了一下,才想起自己在池非迟家里过夜的事,抬手扶上被冷汗打湿的额头,低喃出声,“可恶……居然会做这种噩梦……”
梦里环境那么真实,连楼道和门都很现实一模一样,却梦到他最怕的事,弄得他的心现在都静不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