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蓋世 ptt-第一千七百七十一章 兩個養龍者鑒賞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盖世
身披紫金衮龙袍,一身霸烈凶戾气息的少年,伸手按向那座七彩拱门。
哧啦!
道道明耀的空间光刃,撑住了将要愈合的缝隙,他咧嘴狞笑着,眯眼朝内探望。
“不可!”
钟赤尘勃然变色,他以他的空间法阵,试图将拱门中的裂缝关闭,就是担心妖殿的至尊能通过另外一头幼小的泰坦棘龙,发现他秘密连接的域界通道。
哪料到,被他和龙颉认作振奋龙族希望的少年,抬手就阻止了缝隙的愈合。
这时候,钟赤尘突然间意识到,将虚空灵魅残肢吞没的幼兽,已在短短时间内,消化了那只神蝶掌控的空间奥义。
并且还在龙心内,缔结出相应的血脉晶链,所以也已精通空间法则。
“我要看清楚一点!”
少年脸色一沉,根本没理睬钟赤尘的阻止,冷哼道:“给我退开!我所决定的事情,你和龙颉最好不要有反对意见!在我的眼中,除了死去的老父亲,就只有眼前的新父亲,能稍稍约束我一二。”
“你,龙颉,还有泰亚主星所有的龙族,只要保护好我,乖乖听话就行。”
渐渐长大的小棘龙,那种天生的蛮横和凶暴,因实力的堆积而显露。
诸天星河,万千智慧生灵,仿佛除了目前能约束限制他的虞渊,并将他孵化的虞渊以外,再没有人值得他给予尊敬。
包括大魔神贝尔坦斯,包括妖殿的至尊,还有一些隐藏的至强存在。
被他呵斥的钟赤尘,脸色略有些难堪,不过还是没有反驳,钟赤尘和龙颉对视一眼后,就主动后退了。
哗!
一道紫金色神芒,从这头小棘龙的眼眸射出,落入那道被他强行撑着的裂缝,让虞渊也能再次瞧见深黯星域的战况。
他看到一尊尊现出本体的妖神,巍峨的巨猿,横亘星河的白色天虎,在众多血色深海内扭动的绿色巨蛇,还有八足如锋利巨刀,斩杀着血魔长老的虞蛛。
一个巨大的紫色神座,如神灵居住的宫殿一般,在星河浮沉着。
代表至尊妖凤的神座,还没有参与这一战,只是随着大军缓缓向源血大陆逼近。
数以千万计的大妖,八级、九级的异兽,被他们的首领和兽王统御着,将一颗颗深黯星域的域界天地攻下。
然后,组成浩浩荡荡的妖军和兽潮,洪流般持续靠近源血大陆。
在此期间,有一道蜿蜒的紫金色龙影,往往出现在最惨烈的战场。
仿佛得到了至高妖凤的默许,她在疯狂地吞食着,那些战死的血魔族族人。
包括,死于鏖战的大妖,还有八级、九级的异兽!
亡者,不论是对方阵营,还是妖凤这边的妖和兽,一旦身亡了,就会变为那道紫金色龙影的血食。
虞渊感到费解。
钟赤尘和龙颉眉头紧皱,不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何另一头幼兽能肆意妄为。
呼!
斩龙台倏然而至,虞渊的本体真身,还有老蜥蜴和溟沌鲲,纪凝霜和暴熊等异兽,也在那巨型的七彩拱门旁停下。
便在此刻,心有顾忌的小棘龙收手,没有再往下看。
“小泰坦棘龙?”
溟沌鲲嘿嘿怪笑着,不怀好意地打量着,这位身披紫金衮龙袍的霸烈少年,点头说道:“和那老东西简直一模一样,看着就让人不爽。哎,老东西是真的强,不爽他也没办法,也只能躲着他。”
“至于你么……”
溟沌鲲似乎要刻意打压他,要压一压他的锋芒和暴气,“你差了一样至关重要的东西,没那个东西融入你的龙心,你永远不能和你老爹媲美。”
这话一出,老蜥蜴不由看了看虞渊的那具阳神。
小棘龙欠缺的,正是来自于源血的青睐,他缺少最完整的生命真谛。
除非他现在就成年,吞掉虞渊这具阳神并成功融合,然后才能虐杀八方星河,成为让众生闻风丧胆的泰坦棘龙。
成年,融合完整的生命真谛,另外还要斩获众多同的族巨兽。
三个条件缺一不可。
“我那妹妹,现在还不及我,可她成长的很快。”
小棘龙没理他的嘲讽,板着脸瞪着虞渊,说道:“妖凤在刻意养她,你也看到了,妖凤让她随意地进食!而深黯星域的血战,又是此刻世间能量最丰沛的宝地,让她这样壮大下去,你我都不好收场。”
“父亲大人,你最好想清楚一点。”
话罢,这头显形的小棘龙,又“噗通”一声跳回深海。
从头到尾,他也没和溟沌鲲、老蜥蜴说一句话。
在他的眼里,这两头和老父亲曾处于同一时代的族内前辈,早晚都是他的食物,是他成年以后的猎杀对象,对于必死的家伙,他才懒得浪费口舌。
“怨念很深啊。”虞渊哑然。
小棘龙责怪他,怪他没有给予绝对的自由,怪他不纵容自己,将老蜥蜴、溟沌鲲、不死鸟女皇吞噬。
“父亲?”
御剑从斩龙台飞离,站在这方比浩漭硕大陆地的纪凝霜,明眸泛出冷光。
“我参悟的生命之力,我体内的那座生命祭坛,算是孵化他的养液。还有就是,我确实为他提供了不少的血肉精能。”虞渊干笑一声,就见因小棘龙的离开,那条裂缝已迅速紧闭。
“妖凤,会不会已经知道了?”龙颉突然道。
钟赤尘苦笑,“他弄的动静这么大,以妖凤的力量和感知,怎能瞒得住?”
“为何妖凤任由另外一头小棘龙肆意进食?为何,她要养着那头小棘龙?还有,荒神,天虎还有外域的兽王,怎么会默许那头小棘龙的进食?她进食的对象,还有天虎和那些兽王的麾下啊?”
龙颉表示看不懂,他想了一下也没想明白,于是索性直接发问。
“只有养大了,等成年以后,隐藏的诸多血脉才能焕发。”
深渊巨蜥插话,他也站在了巨型的七彩拱门前,并通过几人的对话得知发生了什么事情,“如小星罗步甲般,这两头分别在灰域和深黯星域的小棘龙,只有真正成年了,他们心脏内的血脉精奥才会完全展现。”
讲话时,他目光深沉地看着虞渊。
天价交易,总裁别玩火! 苏洒
钟赤尘和龙颉两人,还有徘徊在附近的一头头九级巨龙,皆神色不善地看向虞渊,似乎觉得虞渊也是怀着同样的心思。
养着这头幼稚却蛮横的小棘龙,等他成年了,等他心脏内隐藏的血脉奥义一一涌现,再将其以阳神炼化吞没,用来成就虞渊自己,变成另类的食物链顶端的血肉霸主。
——如老泰坦棘龙那般。
无垠深海的底部,那头从人化为龙形的小泰坦棘龙,本耷拉着眼皮子,此刻双眸也陡然暴睁。
显然,上方陆地众人的对话,他也听的清清楚楚。
老蜥蜴的那番话,众人对虞渊的质疑,他也在密切地关注着。
“父亲……”
他在海底深处,以模糊不清的龙语呢喃,龙眸内闪现出意味深长的色彩。
“我不是这样想的。”虞渊举手表态。
“妖凤肯定是这样想的。”老蜥蜴依然望着他,却没有质疑他,而是说道:“荒神,白色天虎和那些九级巅峰异兽,能允许那头小棘龙随意进食。只需要妖凤给出一个合理的说法,我猜……”
“妖凤告诉他们,如荒神、绿柳、白色天虎般的妖神,想要获得无尽的寿命。那些天外的九级兽王,想要勒破血脉桎梏,关键点就在那头小棘龙身上。”
“单凭这点,他们便会默许另外一头小棘龙,蚕食战死者的妖骨兽躯。”
“那本就是他们答应参战的原因!”
常年漂泊在星空边界的深渊巨蜥,清楚地解析了妖凤的想法和做法,告诉大家为何她放纵着另一头小棘龙,为何妖神和兽王会选择视而不见。
她要养龙,要等小棘龙成年以后再吃。
而小棘龙的成年,又关乎着妖神的永生,关乎兽王突破以后成兽神。
“你打算何时过去?”
纪凝霜好奇地,打量着这座七彩拱门,感受着内部隐而不显的空间波澜,道:“叫蔺竹筠的那个丫头,有我能感受的寒意。我只要踏入深黯星域,就会第一时间找上她。”
“这丫头!”
溟沌鲲咧开嘴,森森的牙齿透出凌厉,“嘿!我辛辛苦苦栽培她,将她从浩漭弄出天外,没想到反而便宜了妖凤!她修极寒力量的天赋很好,最重要的是运气滔天,每次都能活下来。”
他之前养着蔺竹筠,以各种资源进行栽培,也是期望有朝一日能去触及源血。
有大魔神贝尔坦斯在此方世界一天,他知道妖凤入侵深黯星域的计划,就难以真正推进到最后。
他本来是存在机会的,本来也是有望去深黯星域,借蔺竹筠触碰一下源血大陆的地底的。可惜计划不如变化,他又在妖凤那栽了跟头,辛辛苦苦培养的蔺竹筠也倒戈了。
反派妻子
“先不必急切。”
虞渊的阳神回归本体,示意其余人下去,他独坐斩龙台。
他两手合十抵在胸口,以魂力和血肉精气勾连斩龙台,一道道耀目的七彩流光,星河般冲向高空。
无界壁的高空中,七彩流光涌动着,产生一股超强的吸力。
处于灰域另一端,离泰亚主星很远的开天耀星,硬是被他给撬动,在无垠的灰域星河飞逝,一霎亿万里。
“开天耀星,是灰域连接诸天星河的纽带,也是灰域对外最关键的据点。”
虞渊笑看着众人,说道:“接下来,灰域将会慢慢开放,将会接纳更多的人过来。天外异族,异兽,亦或者浩漭的大修和地魔。”
“你这是要做什么?”钟赤尘感到费解。
“灰域,可不是你们龙族的私属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