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夜的命名術 愛下-527、臨別的神秘贈禮鑒賞

夜的命名術
小說推薦夜的命名術夜的命名术
张建兵说道:“对了姐夫,我听说那个家长会上面还有一个叫做白昼的组织,有朋友说那个白昼在洛城算是最厉害的?”
秦书礼点点头说道:“嗯,他们总部就在国宝花园别墅区,最贵的那间独栋别墅里。不光是在洛城厉害,白昼在全国时间行者组织里,都算是拔尖的存在了。你没去过里世界,所以感受不到白昼在那边的权势和人脉,确实算得上手眼通天。”
一直安安静静坐在沙发上玩手机的秦昊昊突然抬头:“爸妈,你们快看,白昼上热搜了。”
这真是聊什么来什么,所有人打开手机一看,热搜第一便是“国内时间行者组织白昼的领袖,在大阪大开杀戒”。
点进去,热搜新闻里竟然还有详情:白昼组织领袖Joker在大阪,与著名时间行者Zard联手击杀神秘事业部四名天选之人,神代云觉、云夜、云一、云午,导致神秘事业部遭受重创。
在此期间,还有时间行者配合二人,破坏十余座神社,摧毁了神秘事业部两个秘密训练基地,并释放出超过两千人的被关押时间行者。。
目前,Joker与Zard二人均下落不明,神秘事业部表示一定会对此事追究到底。
据悉,此次白昼领袖Joker之所以会有此行为,全因为里世界神代家族秘密抓捕了洛城白昼核心成员“庆尘”,如今庆尘生死不明,Joker应该在为其复仇。
热搜里,还配有一些路人拍摄的战斗视频,以及一些战斗细节。
这一战,洛城白昼组织彻底成名,一瞬间便成为了国内与昆仑、九州齐名的组织。
要知道,这可是杀到神代家大本营去了。
能在人家大本营里杀了个几进几出,还全身而退的人,全国又有几个?
小小的屋子里,所有人看完新闻之后都忽然沉默下来。
不为别的,只为“庆尘”那两个字。
庆在里世界是大姓,庆氏开枝散叶上千年,“庆”姓的数量甚至直逼“李”姓、“王”姓。
可是,庆在表世界却极为少见!
年纪最小的秦昊昊天真问道:“妈妈,这个庆尘……是那位哥哥吗?”
张婉芳呆呆的愣在原地,如果庆尘便是白昼的核心成员,那么很多事情就能解释得通了。
明明外界都说罗万涯收费高昂,可对方却无偿的帮助了秦书礼。
明明秦书礼只是个小人物,罗万涯却愿意动用家长会的力量去营救,还破格提升秦书礼成为蓝色家人。
所以这一切因果的背后,只是因为那栋神秘别墅里,有一个叫做庆尘的人。
是庆尘默默的帮了秦书礼一把!
而现在,庆尘被人抓走了,生死不明。
可她这个做妈妈的,什么都不知道,还心安理得的享受着对方馈赠的一切。
张婉芳突然起身往外跑去,秦书礼披上外套跟了出去:“婉芳,等等,我开车送你回去!”
……
……
秦书礼与张婉芳坐在奔驰S级轿车里,忽然觉得新买的车也没那么舒服了。
秦书礼沉默很久才说道:“庆尘这个事情,你打算怎么办……”
张婉芳望着窗外:“我也不知道……我现在脑子很乱。”
雲無風 小說
没过一会儿,车辆抵达白昼别墅不远处,被罗万涯手下的秘密暗桩给拦了下来。
如今的暗桩一个个今非昔比,已经全都在李彤雲、南庚辰等人的灌顶之下,强行拔升到了D级。
说实话,里世界财团的一些官邸里,外围暗桩也就这个水平了。
张婉芳下车,对一名暗桩说道:“你好,麻烦问一下庆尘在不在?”
下一刻,罗万涯从别墅里推门而出,面色平静的来到夫妻二人面前:“请问有什么事吗?”
张婉芳:“我找庆尘,我是他妈妈。”
罗万涯似乎早就知道会有这件事情,他平静道:“他不在,而且他也曾交代过这方面的事情。他知道,早晚有一天你会听说他,并找过来。但既然你已经错过了他的人生,那就错过吧。放心,秦书礼在里世界不会有事的,家长会不会给他危险的任务,也不会让他参与危险的行动,请过好你自己的人生,这就足够了。”
事实上,庆尘心细如发,他早就料到自己的名字早晚会上热搜,张婉芳也迟早会找过来,所以就提前给罗万涯交代好了。
说话间,天空中飞来一道女孩的身影,一边看着手里的GPS卫星定位,一边快速降落。
女孩手里还牵着一个双马尾小女孩,看起来精致可爱。
罗万涯看着秦书礼夫妻二人,面无表情的说道:“请回吧,我们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
说完,罗万涯便干脆利落的转身去了白昼别墅,留下张婉芳站在原地怅然若失。
不问苍生问鬼神 小说
她明白,她此时连关心庆尘的资格都没有了。
……
……
白昼别墅。
秧秧带着神宫寺真纪悄无声息的落在了别墅后院之中。
南庚辰、刘德柱、江雪等人跑了过来,上下打量着秧秧和小真纪。
南庚辰迟疑了一下,看着小真纪问道:“这位是……”
秧秧爽快道:“这是我和庆尘流落在外面的孩子。”
南庚辰:“嗝儿?!”
季小爵爷 小说
秧秧这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她趁着小真纪还听不懂中文,所以想编排什么就编排什么,这一句话给南庚辰吓的嗝都打出来了。
江雪哭笑不得:“她都多大了,她生下来那会儿,你和庆尘都还不认识呢。”
“嘿嘿,”秧秧解释道:“这是庆尘新收的徒弟,叫神宫寺真纪,庆尘安排她以后就住在白昼别墅了。你们先教她学中文,我给地下室布下重力仓,她以后就在那里训练。因为身份敏感,所以暂时能不出去就别出去。”
“嗷嗷,”南庚辰缓过神来,他刚刚还心说,尘哥动作可比自己快多了,怎么还天天鄙视自己呢。
现在才知道,原来是秧秧又开车了……
秧秧说道:“江雪阿姨,你给我们做点饭吧,为了赶时间,飞行期间就没停过几次,给小姑娘饿坏了。我这边吃完还得立刻往回赶,庆尘目前还很危险。”
“好的好的,”江雪赶忙转身回屋里做饭。
神宫寺真纪好奇的打量着周围,这陌生的环境,还有那些善意的目光,还有那个五大三粗的罗万涯,正用自己蹩脚的日语,强行装作很和蔼的样子说着你好:孔……泥……基……哇!
小真纪笑着鞠躬回应:“孔泥基哇。”
她知道,这就是师父生活的地方,师父的朋友。
很温暖呢。
不过看着看着,却发现有人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
一旁的小彤雲默默打量着小真纪,当她听说这是庆尘的徒弟时,忽然一股别扭的情绪就蔓延开来。
以前白昼别墅里,就她一个小女孩,所以所有人的目光焦点都在她身上。
现在不一样了,来了个更小的……
神宫寺真纪有些弱弱的打量着这位小姐姐,也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十多分钟后,江雪用最快的速度做了两份炒米饭,这是最效率的食物了。
神宫寺真纪快速的扒拉着饭,李彤雲在一旁撇撇嘴:“看给咱家鬼子饿的。”
南庚辰:“……”
刘德柱:“……”
这种小女孩之间的战争,他们是一句都不敢参与。
现在白昼别墅里,地位最高的就是李彤雲了,天天督促他们修行……
江雪坐在一旁问道:“这个小女孩的家人呢?”
秧秧叹息道:“父亲过世了,母亲改嫁。奶奶带着她经营一家小温泉旅馆,不久前也去世了。之前神秘事业部通缉她和庆尘,结果她母亲还想用她换赏金……是个跟庆尘一样的苦命人……”
白昼成员们一个个不由自主的看向小真纪,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李彤雲突然转身跑上楼去,不一会儿便抱着一个狗狗玩偶下来,放在了小真纪旁边,又抱了小真纪一下:“这是送给你的,以后你跟我睡一个屋,我教你中文。”
神宫寺真纪听了一脸迷茫,她还不知道这位小姐姐怎么一下子就变了态度,也温暖起来了。
……
……
倒计时01:00:00。
神代空屿站在大阪市役所下的防空洞里,她随手割开一具尸体的胸口,将其献祭给云外镜。
这七天以来,她每次用云外镜观测庆尘,都是一片漆黑。
说实话,神代空屿想不明白,为什么那位Joker能藏在黑暗里七天时间。
要知道,连神代云罗这样的人物,也只扛了六天啊。
她将神代云罗敬若神明,有些无法接受有人能比神代云罗的心思素质更强。
这一次,她以为云外镜还会是一片漆黑,所以献祭时便无精打采的。
可下一秒神代空屿便愣住了,那云外镜里绚烂的霓虹光影,一下次照亮了防空洞。
镜中的人,正笑意盈盈的漫步走在道顿堀町最繁华的街道上。
神代空屿注意到了一点:对方神采奕奕,根本不像是在密闭空间里待过七天的人。
当初她自己从密闭训练里出来时,是什么样子呢?
嘴唇泛白,肤色苍白,神色枯槁,双眼无神。
神代云秀也不例外。
可这位Joker呢,就像没事人一样,仿佛过去那七天里,他一直滋润的生活在阳光下!
等等,对方为什么敢在这个时候出来,难道是笃定这最后一个小时,神秘事业部抓不到他?!
而且,这位Joker为何敢如此肆无忌惮的,走在如此有辨识度的街道?
神代空屿给神代云秀打去电话:“云秀,目标在道顿堀B214号出现了,抓住他!”
短短几分钟,大阪市役所里数百名时间行者,犹如蝗虫般倾巢出动,迅速赶往道顿堀町。
还有人在大阪市役所内调集着所有监控。
“目标正向难波瑞吉酒店走去。”
“目标进入难波瑞吉酒店大堂。”
“目标乘坐电梯进入顶楼。”
“目标上了天台。”
所有人都感到奇怪,对方这个时间不想着逃命,怎么还跑到一个根本无路可逃的地方?
神代云秀思索着,Joker的突然出现,分明就是个陷阱。
可他想不通,对方孤身一人在狭窄的天台上,到底能干什么。
苍穹之下,大阪市灯火瑰丽的街道上,密密麻麻的黑衣人朝难波瑞吉酒店跑去,像是要吃人的蝗虫群。
此时此刻,庆尘微笑的站在天台边缘,以他被境山茶洗礼过的目力,穷极望去。
将这繁华都市里,那些奔腾而来、想要杀他的人,一一记在脑海之中。
他没有走,就是在等这一刻。
天台上没有人,唯有少年孤零零的站在这里,嘴角带着神秘的微笑。
这是他临别前,将要为神秘事业部送上的神秘赠礼。
下次回归才能揭晓。
时间即将归零。
庆尘俯瞰着人间,命运里那一切该来的总会到来,他从未打算回避。
倒计时00:00:00。
穿越。
……
今日两章已更,求一下金键盘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