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別叫我歌神 線上看-第1833章:爲了建設低溫實驗室,谷小白決定成爲……推薦

別叫我歌神
小說推薦別叫我歌神别叫我歌神
事实证明,一家隶属于俄罗斯科学院的实验室,是没办法买下来的。
不然的话,俄罗斯科学院的脸还向哪里搁?
但是把一家实验室,列入“合作共建名单”可要简单多了。
毕竟,谷小白实验室的低温实验室,俄罗斯科学院已经加入其中,成为合作共建的一员。
第二天,当肖平再次来到冻土研究所时,身份已经变了。
他现在是“谷小白实验室冻土实验室负责人兼俄罗斯科学院西伯利亚分院梅尔尼科夫冻土研究所首席研究员”。
一人身兼两个身份,甚至可以领两份工资!
肖平并不是加入了谷小白低温实验室的唯一一人,谷小白的“候选40人”名单里,已经有十八个人,确定会加入谷小白的低温实验室,而这些人中大部分都是俄罗斯人,在俄罗斯科学院的协调之下,带着自己之前的研究项目加入的。
这些人的加入,可以说为谷小白的低温实验室搭建了一个良好的初始团队,加上他们原来的研究成果以及本来的研究所,甚至可以说是为谷小白低温实验室搭建了一个强大的研究矩阵。
现在网络上,最火的就是出现在这名单里的四十个人了。
出现在谷小白名单里的这些人,有些人本来是他们各自领域里的佼佼者、大牛。
有些也像肖平一样,在自己的领域里颇有建树,但是却因为领域太过小众而一直寂寂无名。
但现在,不管他们愿意还是不愿意,都站在了聚光灯下,网络上出现了他们铺天盖地的科普。
因为谷小白但凡做什么,就算是不刻意高调,也会被各路媒体、记者、路人们紧紧盯着。
他们中许多人,看着那铺天盖地的科普文章,一时间哭笑不得。
他们怎么不知道,自己原来这么牛?
本来自己发了那么多的文章,搞了那么多的研究,也没见你们这么铺天盖地的报道我啊。
为什么我只是入围了谷小白的40人名单,就突然像明星一样,天下皆知了?
这就是谷小白的力量吗?
接下来,剩下的二十二个人里,陆续又有人加入了谷小白的实验室。
而剩下的名单,大家也越来越关注。
甚至,这些候选人的工作单位、家门口等地方,都出现了记者们蹲守,就是想要第一时间发布他们的消息。
谷小白提供了那么好的条件,能集齐自己的“梦想40人”吗?
他的计划,能够顺利进行吗?
全世界都在议论纷纷。
又有热闹可瞧了,这个少年啊……他干点什么事,都是绝对的有热度。
海上龙宫里,谷小白刚刚回到了自己的实验室,就被郝凡柏堵住了。
“郝叔?”谷小白一愣,“来找我干什么?”
郝凡柏看着谷小白,问道:“很开心哈?”
棺底重生:皇后要逆襲 白衣素雪
“是啊!”谷小白点头,他的40人名单进展非常顺利,很快就已经超过一半人加入了。
郝凡柏却一点都开心不起来。
“那你猜我现在什么心情?”郝凡柏问道。
“替我开心?”谷小白咧嘴一笑。
郝凡柏差点一巴掌就呼过去。
替你开心个毛!
“小白,你在确定这些人的待遇之前,为什么不找我商量一下!”
郝凡柏快气死了。
“为啥?郝叔你又不懂研究。”谷小白道。
我……我是不懂研究,可是我懂钱啊!而且,我管着钱袋子啊!
郝凡柏抓狂。
“小白,你有没有想过,你建设一个新的实验室,要花多少钱?”
“嗯?”
谷小白捏着下巴开始思考了起来。
平日里,郝凡柏是非常喜欢看谷小白动脑筋的。
但是这会儿看到了谷小白都要想半天,就更心痛了。
这得多少钱啊!
连谷小白都快算不出来了!
物理实验室这种基础学科的设备,每一台都是天价,实验室的建设,按照谷小白的标准,那动不动就好几亿的投资。
这些钱,你让我从哪里出!
“先不说别的,你给自己的40人名单,每个人都提供500万的年薪,你考虑过这是多少钱吗?”郝凡柏咆哮?
“2亿。”谷小白回答得非常干脆。
这种简单的算术题,怎么可能难到我嘛!
“是每年2亿!”郝凡柏泪目。
和设备比起来,这每年2亿更让人心疼啊。
你动动嘴皮子,就能给出来这种天价,你倒是掏钱啊!
这家伙的金钱观,到底是从哪里来的?为啥就是那么不靠谱啊。
呜呜呜,每次穿越非富即贵,这家伙太纨绔了。
你和耀哥儿相爱相杀了那么久,为啥一点经济头脑都没学到?
紅娘灰姑娘
除了乱花钱,你还会什么?
隨身帶個狩獵空間
“你知道,你的谷小白实验室账目上,还有多少钱吗?”
“多少?”谷小白问。
“你自己去看啊!我又不懂科研!”郝凡柏咆哮。
你自己有多少钱,你为啥要来问我!
我只知道,就连“谷小白娱乐”的收益,都快兜不住你这个大计划了,《巴达卡》的票房收益,说不定全部都要砸进去,我还要再自己给你掏腰包!
“吞金兽之笼”是拿来干啥的?眼看着就要关不住你这个吞金兽了啊喂!
劍魂
难道我真要掏腰包?
不行不行不行,我绝对不能心软。
谁想到,谷小白还挺委屈:“不懂就不懂嘛,那么凶干啥……我就是为了快点把实验室组建起来嘛……”
郝凡柏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你这个残暴无道的昏君,欺男霸女的恶霸,我这辈子和上辈子,都欠了你的钱吗?
为啥我要为你操心这么多啊!
郝凡柏深深吸了好几口气,这才把自己的怒火压下去。
他换上了一张虚伪的笑脸,循循善诱道:
逢春
“小白啊,如果没有钱了,就没办法建实验室,那没钱了该怎么办呢?就要挣钱是不是?”
“唔……看情况。”
看情况?
还看情况?
难道钱还会自己来?
郝凡柏又深深吸了两口期,压下去了自己的怒火。
继续循循善诱:
“那么,来钱最快的方式,是什么呢?”
谷小白眼前猛然一亮,两个字脱口而出:
“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