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異常收藏家笔趣-第三百三十二章 是爸爸啊!

異常收藏家
小說推薦異常收藏家异常收藏家
“哈哈,苟伐柯,我原本还想将你收入麾下,让你做我的左膀右臂,等我做了暹罗王,你想要什么样的妇女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没想到你这么不识抬举,可惜了……”
伦威看着苟道人,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你不要以为沙马就是什么易于之辈,他暗中沟通清洁协会,难道还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只不过大家各取所需,井水不犯河水罢了……你的那个什么废物李局长,现在早就已经被沙马撕成碎片了!”
说着,伦威将手一挥:
“拿下!”
周围的暹罗皇家驱魔局的一众觉醒者立刻朝苟道人扑去,与此同时,这大殿墙壁上那些密密麻麻的佛龛里面,原本供奉在其中的孩童塑像,此时一个个像是活过来一样,扭动身体从佛龛上爬下来,如同潮水一样扑向苟道人。
这些孩童塑像之中,每一个都有死去的胎儿和孩童的血肉与泥土相和作为躯体,其中还有骸骨作为内核。
平时供养在正殿之中,作为蕴养鬼童的躯壳,等到鬼童离去之后,立刻又能变成被驱使的阴傀。
每一个阴傀之中,都带有那些死去的孩童所留下的怨毒诅咒,普通人哪怕是被伤到一点,都会凶险万分。
看到自己的阴傀离开了周围的佛龛,那些附体之后的鬼童发出兴奋的凄厉喊叫,立刻让被附体的权贵们又是一阵头痛欲裂,满地打滚儿。
眼前的一切已经让这些权贵彻底绝望,发出崩溃的狂喊:
“救命!救命!苟处长救命!”
“李局长,求李局长一定要救救我们!”
“我愿奉你为主,伦威,我愿意奉你为王,求求你放过我吧……”
“救命——”
转眼之间,在这些权贵的哀嚎之中,周围从墙壁上爬下来的阴傀已经来到苟道人面前,直接扑了上去!
伦威等人的脸上现出轻蔑的笑容。
这个苟伐柯本身拥有六百多点的精神力,已经算是很强了,但是在上千个阴傀以及十几个觉醒者的面前,这一切根本不值一提。
转眼间,苟伐柯所在的地方已经被那些阴傀彻底围住,周围的权贵们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他们明白自己最后的救命稻草也要没有了!
……
明德殿中,一阵阵破碎和爆裂声不断响起,十五个小熊玩偶此时双手掐诀围成一圈儿,将李凡护在中央,不断放射出一道道咒语,和周围的特战大队成员以及那些古怪的金属蜘蛛战在一起。
刚开始沙马一方还没有太当回事。
毕竟李凡这个操偶师虽然也很强,但是和传说中的收藏家跟本没法相比。
收藏家那可是觉醒者罪犯通缉榜上的榜首,当初号称最强觉醒者都不为过。
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操偶师,仅仅是操纵十几个玩偶,又能有多大能耐?
只是战斗开始之后,沙马才发现,这些玩偶的战力惊人!
不仅能够控制周围供奉的那些塑像战斗,而且还能通过诅咒控制特战大队的成员,变成他们的傀儡,与周围的同袍作战!
最扯淡的是那些古旧的藤甲,本来是沙马专门准备,用来增强己方战斗力的,属于降临会曾经的库存。
此时一个个小熊玩偶念咒之后,竟然有三分之一的藤甲之上亮起血色的符咒,当场将其中的穿戴者吸成了人干,随后这些藤甲如同活物一样,控制着里面的干尸和周围众人厮杀起来。
最好使的反而是沙马从清洁协会总部带来的那数十个金属蜘蛛,据说是来自于印加秘术,由美洲地底的陨铁制成,拥有强大的精神抗性,如同钢铁傀儡。
一时间,足足数百名清洁协会的成员,外加数十头古怪的金属蜘蛛,反而奈何不了十几个小熊玩偶,打得难解难分!
沙马面色铁青地看着战圈之内的李凡,森然道:
“操偶师,没想到你竟然擅长降灵术,倒是我小瞧你了……”
作为一个暹罗本地人,沙马哪还看不出,眼前的操偶师所使用的各种术法,反而都是以降灵术为主。
已经有几十名清洁协会的成员惨叫着倒地,张口吐出生锈的铁钩、碎玻璃、古怪的虫子等等。
外加那些被控制的藤甲,全都是降灵术的诅咒范畴。
原本想着利用地利之便,在这明德殿中设下天罗地网,直接通过压倒性的优势力量一举歼灭这个操偶师,现在看来反而给了对方主场优势!
不过也没有什么,真正的主场优势,永远在自己一方……
嫡女风华:一品庶妃 魅魇star
李凡此时站在战圈的中央,不停手舞足蹈,如同在控制玩偶一样做出一些空气动作,听到沙马的话开口说道:
“不错,没想到让你看出来了,我曾经获得过降临会的秘术。”
原本他自己站着不动,任由那些小熊玩偶发挥就足够了,不过做戏做全套,既然对方认为自己是操偶师不是收藏家,那就操给他看。
他这个操纵玩偶的动作,也让那些小熊玩偶们胆战心惊。
这个主人实在是太变态了,明明有强大的力量,为了愚弄这些凡人却不惜自己做出这种丑态,令人胆寒。
“你倒是坦诚。”沙马点点头,朝周围指了指,“放心,现在的战斗正通过摄像设备在清洁协会总部直播,既然确认了你冒牌货的身份,整个清洁协会都会将你列为死敌,哪怕你今天能逃掉,也永远是被追杀到不死不休的局面。”
直播?
李凡先是一愣,随后大喜。
这个沙马可比之前的人都靠谱多了。
搞了这么个直播,也就坐实了自己冒牌收藏家的身份,这下子是彻底和清洁协会高层决裂了。
多亏了他自己做戏做全套,一直都在表演操纵人偶。
至于后面什么清洁协会的追杀之类的,根本无所谓,先不说对方到底有没有这个能力,到时候自己直接躲在异常局里面不出门,既有理由避免在异常局立功,又能彻底清闲下来。
岂不美哉!
当下感激地看了沙马一眼。
好兄弟,如果不是情况不太允许,我怎么也得请你喝一杯。
当下更加卖力的表演操偶。
沙马继续说道:
“在此之前,我有个问题想要问问你,操偶师先生。”
李凡说道:
“沙马兄,请问吧,只要是你问,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沙马眼睛一眯,说道:
“你到底为何要阻止那些暹罗权贵落入伦威的圈套?难道真的想要救下他们?又或者这是异常局的筹谋?”
刚才李凡做的这件事实在是太过反常,甚至可以说是自投罗网。
本来沙马都已经派人前去盯梢,随时准备在对方有所察觉跑路的时候上去围杀,却没想到李凡自己蹦了出来,而且还出言想要拯救那些暹罗权贵。
事出反常必有妖,实在是让沙马百思不得其解。
李凡一愣,问道:
“什么拯救?我就是想阻止他们续命,破坏他们的好事,好让他们恨我啊。”
听到这话,沙马冷哼一声,森然道:
“到了这个时候,操偶师先生还要戏耍我吗?伦威所谓的续命,不过是想要通过鬼童控制这些权贵,让他们成为自己的傀儡,而且必然在鬼童附体之后的第一时间就会图穷匕见,到那个时候他们只会感念你的恩德,何来恨之一说?算了,既然你不愿说,那就把这个秘密带到地狱吧!”
听到这话李凡不由一愣,瞬间背上冷汗都出来了,抬手说道:
“等会儿!你是什么意思!?他们不是公平交易吗?已经答应让伦威做总统了啊!”
糟糕糟糕,这特么找谁说理去!?
自己成了救人了?
外交事故变成表彰大会了?
沙马用狐疑的目光看向李凡,说道:
“操偶师先生,装疯卖傻很有意思吗?难道你听不见,从正殿方向传来的惨嚎?伦威现在必然正控制鬼童在蚕食他们的精神,将他们变成彻底的傀儡。”
李凡此时仔细一听,果然听到隐隐约约的惨叫声,似乎还有什么“李局长救命”之类的呼喊。
显然声音的主人正在遭受非人的折磨。
当下心中一暖。
伦威好样的!
既然那些权贵对自己这么感激,那还是杀光了比较好。
沙马此时已经彻底对眼前的操偶师失去了耐心,森然道:
一根筋的風紀委員與裙長不當的JK
“原本还以为你有多大能耐,不过是靠着对降灵术的熟悉……不过说到降灵术,和真正的降灵师相比,你也不过是个门外汉……巴扬先生,交给你了。”
说话间,旁边的阴影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现了一个身穿黑色斗篷的人。
这人全身阴气极盛,缓缓摘下兜帽,露出一张满是刺青的脸来。
这些刺青全都是一些古怪的字符,一望就让人心中难耐恶心。
沙马笑着说道:
“这位,就是降临会仅存的降灵师,巴扬大师!这里的阵法,也都是为降灵术所布!”
话音刚落,巴扬抬起双手,口中念诵古怪的咒语,整个明德殿中的气息猛然一变。
周围的那些被小熊玩偶控制的塑像瞬间变得行动不畅,被控制的藤甲同样停止了动作。
一道道血色符文和阵法亮起,整个明德殿的天花板上,原本晦涩不明的壁画也瞬间扭曲流动,如同活物一样,释放出强大的精神冲击,落向李凡!
小熊玩偶们布下的防御法阵也在被逐渐抹除,被这明德殿的阵法所抵消。
形势瞬间变成了一边倒,那些藤甲人和觉醒者们立刻配合金属蜘蛛掩杀过来!
就在这时,一群小熊玩偶此时如遭雷击,纷纷愣在原地,看向摘下兜帽的巴扬。
最前面的小熊玩偶伸出双爪,颤声说道:
“巴扬?小九?你还活着?小九,是我……是爸爸啊!”